当前位置:首页>本网特稿

寻即将消失的记忆:莱芜老哥俩手工打铁40年

2015年01月14日 17:19:00作者:来源:大众网莱芜频道

锈迹斑斑的角铁架子上安放着一台木质的风箱,风箱出风口对着冒着青烟的煤渣,陈旧没有棱角的工具箱里摆放着火钳、火钩、火筷,架子旁边摆放着多脚木桩,上面安装着铁砧。

  

  拉动风箱拉杆,加碳生火(记者 亓秀宝 摄)

  

  客人送来的刀刀刃断裂,亓铁匠将其剪去(记者 亓秀宝 摄)

  

  左手拉动风箱拉杆,风吹起的火苗吞没了菜刀,映红了亓铁匠的脸(记者 亓秀宝 摄)

  

  风箱的把手由于经常拉动已经变得发亮(记者 亓秀宝 摄)

  

  长期闲置生锈的菜刀在亓铁匠的捶打下露出了明晃晃的刀刃(记者 亓秀宝 摄)

  大众网莱芜1月14日讯(记者 亓秀宝)锈迹斑斑的角铁架子上安放着一台木质的风箱,风箱出风口对着冒着青烟的煤渣,陈旧没有棱角的工具箱里摆放着火钳、火钩、火筷,架子旁边摆放着多脚木桩,上面安装着铁砧。听不到鼓风机的轰鸣声,听不到砂轮机转动和金属刺耳的摩擦声,没有任何带电设备,两位老铁匠敲打出的一阵叮叮当当打击声在喧闹的街道中显得格外清脆,而这种全靠手工打铁的场景在如今已经越来越少见。14日,大众网记者在莱芜市鹏泉大街和友谊街交汇路口见到了两位年近7旬的铁匠,并记录下了这一即将消失的传统技艺。

  兄弟二人搭档40年 “打”遍莱芜各村庄

  14日清晨,莱芜市友谊街和鹏泉西大街附近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大众网记者随声赶到后看到两位老人正在敲打着一块烧红的铁板,随着老人的不断敲打,铁板被截成20厘米左右的几小块,其中一位铁匠告诉记者,今天他们要在这里打刀出售,根据材质的不同,每把刀的价格在35元至40元不等。

  两位老铁匠为堂兄弟,年龄分别为67岁和65岁,哥哥叫亓贵水,弟弟叫亓贵田,兄弟二人从20多岁便在一起到处转着打铁谋生。大众网记者从兄弟二人口中得知,他们的父辈就是铁匠,后来兄弟二人“接班”开始了打铁生活,后来成家之后便开始到处转着给别人打农具,从他们手中出去的铁锹、镐头、锄头等已不计其数,也让他们所到之处的人们记住了他们老兄弟俩。

  亓贵水告诉大众网记者,之前走街串巷打铁的时候都是推着木质推车,清早出门晚上才能回家,现在能骑着三轮摩托出来,回家也能早一些。亓贵水说,最早的时候他们在方下镇、牛泉镇、高庄镇一带转悠着干,有时遇到雨雪天路不好走就临时用塑料布搭个棚子住下。

  亓贵田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人们都靠种地为生,没有这么多现代机器工具,他们的活也多点。而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再种地而是选择外出打工,并且现在农村的很多土地都被开发成了厂矿企业,“农具用的少了我们的活也就少了,现在主要是给人磨刀和打刀。”亓贵田说。

  工具老旧却不换 为留住这份手艺

  在莱芜,农村中的土地修整使用的农具已经由原来铁匠火烧、捶打而成变成了及其切割、锻压、打磨而成,像亓家两位铁匠这样传统的手艺已经越来越少,机械化的加入让这种传统的手艺越来越没有了市场,而两位铁匠依旧延续着几十年前的老工艺,走街串巷。

  用机器进行铁板、钢板的切割,天然气加热淬火,然后用砂轮机将半成品进行打磨成型,然后将成品直接拉到市场上进行销售即可,为何亓贵水和亓贵田却依旧使用着老旧的木制风箱、靠纯手工一锤一锤的敲打,耗时费力而且效率低,年近七旬为何还要走街串巷忙活?亓贵田解释道,他们二人40多年来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习惯了就闲不住,更主要的是已经没有人愿意学这门手艺,我们老哥俩也就想着让人们多看看,以后干不了了也就不再出来了。”

  即将消失的手艺 已经逐渐成为市民的回忆

  亓贵水一只手拉动着风箱,一只手抓着火钳夹着一块铁板在火中烧着,随着风箱“呼打呼打”的响着,旁边的火苗也在忽高忽低的跳跃着,火苗烧红了铁板也映红了亓贵水古铜色的脸。

  旁边,亓贵田弓着腰,一前一后的在磨石上打磨着刚刚敲打成型的菜刀,随着亓贵田手臂的前后移动,菜刀和磨石摩擦发出“唰唰”的响声,不时地,亓贵田将菜刀反立起来,然后用沾满石浆的右手拇指在刀刃上轻轻剐着,感觉不够锋利便又磨起来。

  这个场景,已经成为很多市民多年前的记忆,市民张先生表示,之前在农村老家的时候见过打铁的,但自从搬到市里之后便没有遇到过,“现在需要什么直接去超市买,这种传统的打铁、磨刀已经很难看到了。”张先生说。

  家住一区的李奶奶告诉记者,她年轻的时候老家村里就有铁匠,但是后来都不干了,“赚钱少了很少有人愿意干这个了,都改行了,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到这种打铁的了。”李奶奶说,看到还有人在生火打铁,还会有一份亲切感,勾起年轻时农村生活的一些回忆。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耿冲

本文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点击评论]

热点图片

>进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