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能20周年记:从1998到2018,我们经历了什么?

2018-01-09 11:02:00 来源: 《足球》报 作者: 陈永

  《足球》报记者陈永

  2018年1月5日,鲁能俱乐部成立20周年,20年前,鲁能入主山东足球成为新投资方,并提出了百年俱乐部的目标,转眼之间已经走过了20年的历程,期间辉煌与低谷交替,坚持中一直努力进取。

  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鲁能并没有举行期待中的大型庆祝典礼,鲁能很低调,但没有忘记这个特殊的日子:1月5日的上午,老球员、现役球员、俱乐部工作人员、球迷代表、媒体共聚一堂,举行了一个小型的“球迷墙”揭幕仪式,重温历史,展望未来。

  这是一个以球迷为核心的小仪式,就在鲁能荣誉室里,12号球衣永久悬挂——2017年3月,鲁能决定永久退役12号球衣,并且作为鲁蜜专属号码,12月12日,鲁能举行“1212鲁蜜节”,这一次20周年庆典,鲁能也仍旧选择了球迷为主题。

  “球迷墙”展示的都是球迷收集的珍贵物品,“这是当年老佩佳的训练日记,他最后离开中国的时候留给了我,我还是通过一个朋友拿到的,特别特别珍贵,1999年,老佩佳和主教练桑特拉奇一起带领鲁能获得了第一个职业联赛冠军,也是第一个双冠王,这个则是我们功勋门将萨沙的比赛服。”董大姐告诉记者。后来大家就打趣郝伟:“这个笔记可以送给郝导了。”

  球迷李明则指着一些武汉、长沙的报纸告诉记者:“2004年双杯王时候买的其他地方的报纸,感觉很有意义,一直收藏到现在。”

  董大姐和郝伟一起为“球迷墙”揭幕,球迷墙有数百件球迷捐出的珍藏品,每一件都勾起无数的回忆。

  郝伟、王大雷、蒿俊闵、周海滨、张弛等现役鲁能教练和球员出席了仪式,邢锐、李明、宋黎辉、察可军等老鲁能泰山球员也出席了仪式,王大雷更是拿起了一个球迷助威手套亲自示范了一下,这是为球迷开发的可以发出类似于助威棒声音的加油手套,“很响,还不疼。”王大雷说。

  鲁能没有忘记历史,在主持人的致辞中,回顾了山东足球队的历史,那要追溯到1956年,至今已经62年;回忆了山东职业足球队的历史,源于1993年,至今已经25年;而20年则是鲁能正式入主山东足球的时间。

  20年,鲁能获得了4个联赛冠军、4个足协杯冠军、1个中超杯冠军,20年,鲁能青训开花结果,20年,鲁能也经历了暗淡的时刻,青训也遭遇过磨难,但鲁能一直没有放弃无论是职业队,还是青训,也在坚持中反思、努力和进取。

  鲁能20年大体可以分为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甲A时代,从1998年到2003年,6年间,鲁能有1999年的高光时刻,也有1998年初入时的懵懂,以及2000年到2003年的反思和沉淀。

  第二个阶段是中超前期,从2004年到2010年,7年间,鲁能获得3个联赛冠军、2个足协杯冠军,1个中超杯冠军,当时的鲁能是霸主,是豪门,是国家德比的主角,是国家德比的胜利者。

  第三个阶段是中超新时期,从2011年到2017年,7年间,鲁能获得一个足协杯冠军,但新时代风起云涌,鲁能也遭遇了极大的挑战,无数次的探索,有成功有失败,有彷徨,也有反思,更有坚持和努力。

  就在鲁能20周年之际,中超仍旧风起云涌,之前恒大连续敲定U23球员,实力更加强大,如今,围绕奥巴梅扬的事情,6000万欧元和7200万欧元之间的竞争,结局如何尚未可知,可单看数字就让人心惊,在这个泡沫化如此疯狂的时代,鲁能的选择变得极为艰难。

  “拼烧钱”,那不可能,俱乐部属性决定了不可能这样做;拼国产球员,这个可以有,但架不住自己培养的球员都因为监管等各种原因外流;拼效率,这个也不容易,尽管鲁能的管理取得了极为明显的进步,但和灵活的私企相比还是有所区别。

  鲁能最终选择的道路是:坚持,以稳定的投入坚持足球之路;改革,通过俱乐部管理机制和一线队管理机制的改革建立更好的管理模式;进取,哪怕在艰难的形势下,仍旧提出了保三争一的目标,虽然现实残酷,但鲁能没有磨灭雄心。

  我们很难说新的十年鲁能能否再次辉煌和称霸,但我们知道,鲁能走得很踏实。

  和职业史相比,鲁能的青训史与荣耀相伴,鲁能青训的全面完善是1999年鲁能足校的建立,至今已经19个年头,在此之前山东足球的青训是专业模式。

  输送各级国家队球员超过200名,输送职业球员超过240名,而鲁能也建立了极为完善的十级梯队体系,比中国足协规定的5级梯队体系更加完善,在2017年,鲁能更是夺取了5个U系列联赛冠军中的4个。

  鲁能青训的发展和成绩有关,但即便是竞争对手也不得不钦佩的是,鲁能对青训一如既往的坚持,不管是中国足球青训最衰败的时期,还是现在青训遍地开花的年代。

  如今中国足球的大势是各俱乐部都无比重视青训,在这种背景下,鲁能也开始谋求新的突破,鲁能目前青训的突破点,其一是海外青训,如鲁能已经稳定建设的巴西基地,包括和德国、葡萄牙、西班牙等多个国家多家俱乐部的合作。

  更比如日前,鲁能和西班牙胡米利亚俱乐部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并同时输送了杨意林、陈国良、廖垒三名球员,他们都是99国青队的球员,其中杨意林和陈国良都是99国青的主力球员,鲁能99年龄段的刘超阳则加盟巴西DB俱乐部,正在参加巴西圣保罗青年杯比赛,已经完成首秀。

  其二则是鲁能在2017年度极为重要的一项工作,将顶尖球员培养列入重要课题,并寻求突破,鲁能和胡米利亚的合作,鲁能自有的巴西基地、DB俱乐部平台,以及其他即将开展的合作都属于这个范畴,此外,鲁能也加强了选材、管理方面的改革。

  2017年8月28日,在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体育总局关于命名国家体育训练基地的通知》中,鲁能足校被命名为“国家足球山东鲁能体育训练基地”,正式成为国家级训练基地,也是唯一一家由职业俱乐部建设的国家级训练基地。

  在20年的发展过程中,鲁能在俱乐部建设方面也极为迅捷,2013年,鲁能新俱乐部正式投入使用,这是一座中超一流、亚洲一流、同样也是世界一流的俱乐部基地。

  硬实力的背后,则是软实力的建设,2017年12月9日,基于大数据的足球俱乐部信息管理系统上线,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亲临现场,在“武汉会议”期间,李毓毅更是以鲁能为案例重点介绍了大数据建设的意义,目前中国足协也正在建设中国足球大数据系统。

  据悉,系统已经累积了2014年至今的所有比赛原始数据,累计数据达到2500万条,大数据系统将围绕技战术分析、足球运动员疲劳监控和伤病预警等等展开,鲁能青训大数据系统也将接入其中。中国足协计划在2020年前后建成中国足球大数据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鲁能俱乐部管理模式也进一步清晰,鲁能足球俱乐部、鲁能乒乓球俱乐部、鲁能足校等都隶属于体育文化公司,为了让俱乐部管理更加专业化,鲁能足球俱乐部目前管理非常清晰和独立,由孙华和李霄鹏直接管理,并对董事会负责。

  而鲁能体育文化公司其余部门,无论是高层还是普通员工,都只是服务人员,而不参与直接管理,俱乐部的独立也为球队的发展提供了更充裕的空间,在某种意义上,这是管理模式一次质变。

  鲁能产业公司同样隶属于鲁能体育文化公司,目前鲁能也在打造“体育产业+”模式,产业公司除了直接承办和服务体育赛事和体育产业之外,同时根据自身特点发展相关劳动保护装备,公司发展极为迅速。

  就总体而言,尽管目前中超泡沫化现象日趋严重,但鲁能的发展有条不紊,无论是俱乐部建设,还是球队建设,包括青训体系建设,都在全面推动,或许就职业队成绩而言,鲁能短时间内重夺联赛冠军有极大的难度,但只要稳定发展,不断提升自身水平,重塑辉煌其实只是时间问题。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