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浆棚里生出金蒜黄 缘因窨子储存蒜和姜

2017-10-10 14:34:00 来源: 大众网莱芜频道 作者: 亓秀宝

  编者按         

  莱芜,古称嬴、牟,自春秋至今已有2200多年,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齐鲁文化的重要发祥地。莱芜位于山东中部,如同齐鲁大地的一颗心脏,因地理位置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古代有长勺之战,金戈铁马,折戟沉沙;近代有莱芜战役,炮火连天,硝烟弥漫。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之中,莱芜涌现出大批杰出人物:镇国将军刘瑀、征朔将军李果、垦荒知县吴来朝、名医朱包蒙、诗人何兰华、画家李半残、历史学家王毓铨、散文家吴伯箫、导演吴天明……人杰地灵,大家频出。      

  莱芜三面环山,北部山脉为泰山余脉,南部为徂徕山脉,寄母山、葫芦山、黄羊山、笔架山、三平山、莲花山……峰峦叠秀,各有典故。除了山,莱芜更有水,境内404条河流滋润大地,浪花淘尽,是非成败,古今多少蹊跷事,都随汶河水流中。      

  在这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写得了诗句,读得下文章,更有暖温带半湿润气候的涵养,培育出朴实、厚道、聪明、灵透的莱芜人民,在每个时代的每个季节里,冬季温暖,春季晴朗,夏季凉爽,秋季金黄。      

  莱芜,这座走过22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蕴藏着诸多热情迸发或者默默无语的故事素材,等待着我们去挖掘、去对话、去整理,去提升,担起媒体责任,以飨可爱网友。      

  即日起,大众网莱芜频道推出人文地理类新闻栏目——《莱芜背影》,旨在记录历史,传播文化,服务当地,弘扬精神。同时,谨以此表达:有一幅白描叫做莱芜印象,有一泓眷恋叫做莱芜记忆,有一种胸怀叫做俺莱芜有,有一个情结叫做大爱莱芜。 

工棚内黄灿灿的蒜黄

韩王许村蒜黄大棚

注水浸泡的大蒜

浸过水的大蒜,均匀的铺开

棚内注水

  文/片 大众网记者 亓秀宝

  莱芜拥有着上千年的冶炼史,也是历史上重要的冶铁中心,终以钢铁立市,成为如今全国最小的地级市,而千百年来,莱芜人生养生息依旧主要依靠农业,农业生产也随着时代的变迁,适应着社会发展的需要而不断发生新的变化。莱芜是著名的“三辣一麻”、“三黑一花”产出地,田间地头及院落里的窨子千百年来一直是特产储存的场所,但时间久了存储物会发芽,也是因此,大棚养植应运而生,已经成为现代农业新的发展模式。

  莱芜“三辣一麻”:生姜、大蒜、鸡腿葱、花椒,长久以来顶着莱芜对外的知名度压力,如今随着莱芜各种特产的蓬勃发声而缓解了不少,也有很多农产品正在悄然走进大众的视野,比如今天文章里要说的大棚蒜黄。说起蒜黄,很多农村人都见过,生长环境跟豆芽大同小异,一般都在密闭的“单间”内,但传统的蒜黄养植一般都是在民房内,或是在地下室,而莱芜寨里镇韩王许村,这里用来养植蒜黄的大棚却有着另一番景象。

  近年来,特色农业尤其是大棚种植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一大趋势,大量的蔬菜“住”进了温室,打破了传统蔬菜种植的时令性。韩王许村的蒜黄养植大棚与传统青菜种植使用温室大棚不同,采用了平时在隧道、高速护坡使用的表层喷浆技术,将水泥浆均匀喷覆在整个拱棚的内外两面,中间夹层为毡布,保证了整个大棚的密闭性和不透光性,工棚内面附上塑料布,避免棚内加水和蒸发的水分破坏内壁,还能保持棚内的湿度。

  在村民朱甲圣的棚基地,四亩多地的地面上整齐排列着26个蒜黄养植大棚,每个棚的面积大约60平米,比起传统蔬菜大棚来,显得很瘦小,但产量及效益却不乏,还给周边的村民带来了额外的收益,其生产的蒜黄也卖到了周边的德州及省外的安徽等地。如何想到用这种特殊的大棚养殖蒜黄,又为何会将蒜黄养植搬到田野之中?朱甲圣给大众网记者讲起了他的经历。

  朱甲圣出生在韩王许村,祖辈上都是地道的农民,韩王许村村民长期以来种植生姜和大蒜,生姜的储存主要依靠地窨子,而大蒜大多是晾晒之后挂在院子里等待出售,或是用来种植蒜苗、养植蒜黄。朱甲圣说,年轻的时候自己家里主要靠种植生姜,然后每年都会到地窨子下存姜,但每次都会发现有存的老黄姜因地窨子下面湿热有生芽的情况,想到家里存的大蒜也会生芽,卖不到好价钱,于是便结合别的村民用拱棚养植蒜黄的方法开始了喷浆拱棚养植蒜黄的路子。

  自2013年以来,朱甲圣这种独特的蒜黄养植技术,不仅让他的家人不用再起早贪黑的去种姜种蒜,而且还给周边的村民提供了增收的机会。和朱甲圣一样,这里的蒜黄大棚每个棚都需要5至8个人从摆蒜到割蒜黄、清底进行打理,由于这些工序基本都是晚上进行,所以村民们可以利用晚饭后的时间来打零工,一般工作5到6个小时,可以拿到工钱大约70元。一棚蒜黄从摆蒜到割完蒜黄大约需要16、17天,基本天天都有棚需要割蒜黄,村民便可以长期参与其中获取收益,这也为单纯靠种地为生的村民增加了不少的收入。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