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内科医生的一天:疾步拉长生命的长度

2018-02-12 08:28:00 来源: 大众网莱芜频道 作者: 亓竹冉 吕磊

  

查房过程中仔细询问病人情况

  李时珍以《本草纲目》传万世、孙思邈著《千金要方》成药王、白求恩战地牺牲成佳话,他们救人无数,他们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他们就是奋战在人类健康一线的——医生。

  呼吸内科医生的一天:疾步拉长生命的长度

    记者 亓竹冉 摄像 吕磊

  自古以来,医生这个行业便为人所崇敬。近代更涌现出了诸如“救死扶伤”、“白衣天使”的溢美之词,医生也因其职责的特殊性,成为被全民关注的对象。可是,医生的日常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呢?本期《莱芜人的一天》,记者将跟随莱芜市人民医院呼吸内二科医生郑亮的脚步,为你展现呼吸科医生的一天。

仔细查看胸部CT

做这一行有笑也有泪

  “在呼吸内科,我们接触的大都是慢性支气管炎、肺炎、肺癌等的病人,看到病人咳得喘不上气,我们心里也都很着急。”郑亮查完一排病房,脚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刚拿起笔要写医嘱,门口已有两三拨病人前来问诊,十分钟的时间来了六位前来询问病情的家属。

  送走这几位病人及家属,郑亮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有电话打进来。

  “今天是元旦,病人相对还少一些,前几天病人更多。”郑亮忙完手头的工作,才有时间向记者介绍自己今天的工作,他说:“为了腾出给病人咨询的时间,我们一般会提前上班下医嘱,这样查房后再有病情变化的,根据情况下医嘱,这样一来,两者都不耽误。”

  郑亮说话很平缓,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给人一种安心感。

  “每次病人出院,病人和家属都会向我们表示感谢。看到他们顺利康复,我们也特别高兴。”郑亮提起自己的工作,很是平淡,他认为自己所做的那些事都是应该做的,都是小事。可是,这些对于病人来说却是关乎健康的大事。

  自2002年进入医院,郑亮已从医十六年,这些年,对于郑亮来说有高兴也有失落。

  “前段时间,我们科一个年轻的李姓大夫遭遇让我觉得挺心疼的。那天查房,查到一位老大爷时,主任要求李大夫汇报病人的病情。在汇报过程中,李大夫不小心将病人癌症转移的情况说了出来。当时老人的女儿便有些生气。查完房后,老人的女儿跟出房间指着李大夫大骂:‘如果我父亲知道病情后拒绝治疗,我跟你没完!’”郑亮说完叹了一口气,“当时对方骂得特别难听,李大夫不停道歉,可对方还是不依不饶。这种情况太让人心寒了,因为这件事,李大夫哭了很久。”

  就在记者采访郑亮的过程中,李大夫一刻不歇地从病房到办公室,又穿梭在病房中,这个年轻的女大夫虽然身材瘦小,却充满了能量。

会诊病人后填写病历

  一条会诊路走了15000步

  呼吸内科不同于外科,他们不需要拿手术刀,却要通过胸部CT了解肺部病变,查找最合适的治疗方法,来缓解病人呼吸不畅的痛苦。

  在医院住院的病人,往往会因感冒或感染等,引发呼吸疾病,为了避免让病人在科室之间来回奔波,医院通常会安排每个相关科室进行会诊。

  元旦这天下午,恰好轮到郑亮会诊。

  出发前,郑亮便已经给记者做好了心理建设:“今天要会诊的病人数量还可以,只有16个,我把南院和北院的科室划分一下,我们先去南院,这样可以节省一些时间,也能让你们少跑些路。”

  从神经外科到心内科,从消化科到ICU……为了节省等电梯的时间,郑亮都选择走楼梯,他的脚步极快,为了让记者跟上他的脚程,他已经特意放慢了脚步。

  转完南院的两个科室,要经过长长的地下走廊。在穿过走廊的过程中,郑亮才稍稍有些放松,他说:“自从天气变冷以后,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儿科那边,本来人手就非常紧张,前来看病的患儿又多,很多医生感冒生病都不敢请假,就怕耽误病人。我们呼吸科也轻松不了多少,每一个值夜班的同事都没有正常下班的,都必须要把手头的工作忙完才敢走,有时还没来得及下班休息,就又到上班的点了。”

  到达北院区,从16层开始,层层向下会诊。每检查一位病人,郑亮都要仔细查看胸部CT、询问病情、写病历,虽然一天工作下来,郑亮明显有些疲惫,但他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同听力不好的老人说话时依旧铿锵有力。

  从下午2点30分到5点,两个半小时内,郑亮会诊了16位病人,微信计步15000步,步行距离达18里路。

  “对于我们来说,走这么多路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会诊结束,郑亮依旧疾步如飞,“会诊只是今天下午的一部分工作,回去还要补充医嘱,签署一位病人的出院协议,事情多着呢。”

  话说百遍 笑容依旧

  上午8:00,郑亮已经到达医院,换好工作服开始查房。

  10:00,郑亮查完最后一个病房,每个病房平均三个病号,仅病人的胸部CT他就要仔细看数十次。

  直到11:30,中午吃饭的时间,郑亮才从忙碌的工作中稍稍透一口气,下午2:00,他又精神满满的投入新的工作中。

  下午5:00,虽然已到下班时间,郑亮却依然在科室内忙碌着……

  一整天,记者听到郑亮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啊?哪里不舒服呀?”针对家属的不解,他也不厌其烦的解释一遍又一遍。虽然这些话说了上百遍,郑亮语气依旧温和,没有一丝不耐烦。他说:“病人有不理解的地方是正常的,我们医生作为专业人员,就应该让病人看病看得明明白白,这样病人心里的疙瘩解开,就不至于产生矛盾。”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白班,却也让郑亮马不停蹄,一刻不得休息。而他们的夜班时间更久。

  “为了保障夜晚病人的安全,我们科室大夫都会轮值夜班,每次夜班从第一天上午8:00至下午2:00,再从下午5:00至次日早晨8:00。”郑亮说:“天气变冷后,很多人由于天气变化、生活习惯问题,容易感染流感,比如今年前段时间流行的是乙型流感,属于散发型流感,很容易传染,引发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我们看到病人咳得厉害,心里也很着急。”

  “虽然现在有些事发生之后,对医生的影响特别大,我们这个职业,有时会像是踩高跷一样,冒着风险。但不管外界环境如何,我们做医生的初心不能变,全心全意为病人着想的初衷不能变,要努力把每件事做好。不过也特别希望外界能够理解我们,别让惨剧再次发生,让那些有仁心医术的同胞们有勇气去为人们驱除病魔。”

   记者手记:

  在记者身边,有很多从事医务工作的亲朋好友,法定节假日,他们在值班;夜半三更,他们在值班;偶发险情,他们第一时间到岗。普通人与医生除了职业选择不同,在人生的轨迹上,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看过太多人生疾苦,深知病人及家属的内心焦灼,他们每天都与人的生命打交道,所能做的便是尽心尽力,为病人排忧解难、重塑健康。对于郑亮而言,这只是工作量很小的寻常一天,对于他的病人来说,却是极为重要的一天。人人都追求身体健康,医院是健康路上的驿站,医生的言行则深深影响着驿站旅客的生命质量。

初审编辑:艾莱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