髹漆金缮:让残缺瓷器“破镜重圆”

2018-03-21 19:31:00 来源: 大众网莱芜频道 作者: 亓秀宝

  莱芜背影(123)髹漆金缮:让残缺瓷器“破镜重圆”

  编者按        

  莱芜,古称嬴、牟,自春秋至今已有2200多年,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齐鲁文化的重要发祥地。莱芜位于山东中部,如同齐鲁大地的一颗心脏,因地理位置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古代有长勺之战,金戈铁马,折戟沉沙;近代有莱芜战役,炮火连天,硝烟弥漫。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之中,莱芜涌现出大批杰出人物:镇国将军刘瑀、征朔将军李果、垦荒知县吴来朝、名医朱包蒙、诗人何兰华、画家李半残、历史学家王毓铨、散文家吴伯箫、导演吴天明……人杰地灵,大家频出。     

  莱芜三面环山,北部山脉为泰山余脉,南部为徂徕山脉,寄母山、葫芦山、黄羊山、笔架山、三平山、莲花山……峰峦叠秀,各有典故。除了山,莱芜更有水,境内404条河流滋润大地,浪花淘尽,是非成败,古今多少蹊跷事,都随汶河水流中。     

  在这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写得了诗句,读得下文章,更有暖温带半湿润气候的涵养,培育出朴实、厚道、聪明、灵透的莱芜人民,在每个时代的每个季节里,冬季温暖,春季晴朗,夏季凉爽,秋季金黄。     

  莱芜,这座走过22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蕴藏着诸多热情迸发或者默默无语的故事素材,等待着我们去挖掘、去对话、去整理,去提升,担起媒体责任,以飨可爱网友。     

  即日起,大众网莱芜频道推出人文地理类新闻栏目——《莱芜背影》,旨在记录历史,传播文化,服务当地,弘扬精神。同时,谨以此表达:有一幅白描叫做莱芜印象,有一泓眷恋叫做莱芜记忆,有一种胸怀叫做俺莱芜有,有一个情结叫做大爱莱芜。

  

王元柱髹漆金缮制作完成的瓷器

图/文 大众网记者 亓秀宝

  破损的瓷盘、茶碗、茶壶等器具,很多人都会随手丢弃,可这对于苗山镇崮山村50岁的王元柱来说,件件都是宝贝,即便是拼接后出现残缺,在王元柱的手里,也能修复如初,通过大漆(川贵地区漆树产的自然漆)修缝贴金之后,使破损的器皿焕发出新的生机。

用黑漆对壶口修补处沿边进行描边

  祖传来的好手艺

  王元柱是土生土长的崮山村人,这个距离莱城东北26公里的小山村紧邻博山,自清代开始,很多村民便到博山陶瓷厂打工,学着烧窑、拉胚、修复瓷器。王元柱的祖辈在那时便跟随陶瓷厂的南方髹漆师傅学习修瓷器,成为了专门的修瓷匠。除了修复瓷器,王元柱祖辈还学会了用大漆修复家具、青铜器等,并将手艺带回了村里,教会了家里人。

对修补缝隙进行修刻,使缝隙衔接处变得圆润

  王元柱小时候并不知道用大漆和金粉对器具修复的手艺叫髹漆金缮,“那时候光知道老人修复瓷器不用锔子,修好后那些盘子、盆、碗啥的挺漂亮,很多人都来找爷爷修。”王元柱说。出于好奇,王元柱刚上小学便跟着老人学习瓷器修复,一直延续到现在,只要遇到破损瓷器之类的物件便进行修复,并尝试用大漆和金箔在破损件缝隙处进行艺术创作。

  高中毕业后,王元柱到张家洼一家棉纺厂做了一名纺织工人,三班倒的工作生活让王元柱做金缮修复的时间大大缩减,一直到棉纺厂因为效益不好缩小规模,王元柱离开了棉纺厂,重新将大把的时间投入到金缮工艺的学习和研究中。“我平时也会做一些根艺木雕到古玩市场卖,慢慢认识了一些喜欢收藏文玩的人,有时他们会把一些瓷器交给我修复,各种各样的破损件在修复之后变得更有艺术欣赏性,找我修的人也就多了。”王元柱说。

擦拭修复好的器皿

  一件瓷器个把月才能复原

  在王元柱家的窗台、书架上,摆放着许多瓷器,有些待修复,有些已经修复完成等待顾客取走,记者注意到,还有一些瓷器被缠上了胶带,“它们是刚拼接起来的,需要阴干几天再用大漆将缝隙描匀。”王元柱告诉记者,对破损瓷器进行金缮修复,一套流程坐下来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而且对温度有严格要求,温度在25℃、湿度60%为宜,“空气湿度大了或者小了、温度高了或者低了都做不好,甚至还会对破损件造成二次伤害”。

  对破损瓷器进行金缮修复的过程较为复杂,而且耗时很长。要经过清洗、拼接、粘合、修缝、髹漆、贴金等几道工序,而且根据器皿的残损程度不同,有时需要进行反复修补。“有时候拿回来的瓷器被摔成了碎片,需要对每一片碎片进行编号,可是往往拼接完成后发现缺少一块,这就需要寻找同样花纹的瓷片或者用陶灰填补,然后再进行修复。”

  破损件到了王元柱的手里,先要对破损断面进行清洗,晾干之后,用糯米粉和大漆粘合,把碎片拼接在一起,拼接完成后用胶带把整个器皿缠绕起来,放在阴凉处阴干,“用胶带绕周缠起来是防止碎片缝隙裂开,等接缝处干燥了才能进行下面的修补。”说完,王元柱拿出来一周前别人送来的破损茶壶,将缝隙处多余的粘合漆料用刮刀轻轻地刮掉,让缝隙处变得光滑,然后用细毛笔将大漆均匀地涂抹,之后再把茶壶放在阴凉处,等四五天。

  王元柱告诉记者,待漆干燥了,要用细软纱布将缝隙处杂质打磨掉,然后再贴金,贴金使用的材料一般为金箔或者金粉。王元柱用镊子夹起金箔,用剪刀按照缝隙的纹路剪成长宽相近的形状,然后轻轻贴在刷过大漆的缝隙处,用细毛刷抚平,金箔便完好地铺在了缝隙上,破损的茶壶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壶嘴残缺、壶盖破损的茶壶,经过王元柱的修复变得完整如初

  积极申遗望手艺后继有人

  目前,王元柱正在积极将髹漆金缮手工艺申请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化学漆随处可见,省时省力,很少有人学做金缮了,恐怕用不了多久在莱芜就见不到干这个的人了。”王元柱告诉记者,除了化学漆料的使用,髹漆金缮用时太长收益小也是年轻人不愿意学的重要原因。“修复一把紫砂壶、一个茶碗,一般收费在一百块钱,很多人感觉维修费比买新的还贵,也就将破损的瓷器丢掉了”。即便如此,王元柱依旧坚持做着,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是收集了破损件修复后自己收藏,用他的话说:不能让老一辈的手艺就这样丢了,留个念想也好。

初审编辑:艾莱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