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酒壶,实现“艺锡”的梦

2019-07-25 11:30:00 来源: 大众网·海报新闻 作者: 亓秀宝

  莱芜背影(125)一把酒壶,实现“艺锡”的梦

  编者按         

  莱芜,古称嬴、牟,自春秋至今已有2200多年,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齐鲁文化的重要发祥地。莱芜位于山东中部,如同齐鲁大地的一颗心脏,因地理位置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古代有长勺之战,金戈铁马,折戟沉沙;近代有莱芜战役,炮火连天,硝烟弥漫。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之中,莱芜涌现出大批杰出人物:镇国将军刘瑀、征朔将军李果、垦荒知县吴来朝、名医朱包蒙、诗人何兰华、画家李半残、历史学家王毓铨、散文家吴伯箫、导演吴天明……人杰地灵,大家频出。      

  莱芜三面环山,北部山脉为泰山余脉,南部为徂徕山脉,寄母山、葫芦山、黄羊山、笔架山、三平山、莲花山……峰峦叠秀,各有典故。除了山,莱芜更有水,境内404条河流滋润大地,浪花淘尽,是非成败,古今多少蹊跷事,都随汶河水流中。      

  在这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写得了诗句,读得下文章,更有暖温带半湿润气候的涵养,培育出朴实、厚道、聪明、灵透的莱芜人民,在每个时代的每个季节里,冬季温暖,春季晴朗,夏季凉爽,秋季金黄。      

  莱芜,这座走过22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蕴藏着诸多热情迸发或者默默无语的故事素材,等待着我们去挖掘、去对话、去整理,去提升,担起媒体责任,以飨可爱网友。      

  即日起,大众网莱芜频道推出人文地理类新闻栏目——《莱芜背影》,旨在记录历史,传播文化,服务当地,弘扬精神。同时,谨以此表达:有一幅白描叫做莱芜印象,有一泓眷恋叫做莱芜记忆,有一种胸怀叫做俺莱芜有,有一个情结叫做大爱莱芜。

 

  王敦海手工制作的锡壶

  文/片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亓秀宝

  “酒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中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从最初的医疗用品发展到如今的社交用品,经历了上千年的历史沿袭。如茶圣陆羽《茶经》所言“柴米油盐酱醋茶”出门七件事一样,酒文化在莱芜便如李白《客中行》所谓“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故乡。”但可谓“好酒配好器”,一件匠心独运、精雕细琢、妙手偶得的上好酒器更是难得的艺术品。就如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24日下午采访的莱芜68岁老人所做的锡壶。

  莱芜徐家河社区68岁的居民王敦海,退伍后回到了一直被村民称呼为“锡壶铺子”的家。说起“锡壶铺子”,要从王敦海的爷爷说起,王敦海的爷爷自年轻便以做锡壶谋生,每天一大早从徐家河村步行赶到口镇南街集市卖锡壶,天黑再赶回家,夜里做锡壶,周而复始,慢慢叫响了王家“锡壶铺子”的名声。

锡壶、酒杯半成品

  作为家里长子,王敦海自幼跟随父亲学习打锡壶、干白铁活。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莱芜,交通很不便利,农村的工匠外出做生意全靠一根扁担挑在肩,王敦海的父亲每天下班回家便一头扎进房屋里打磨锡器,酒壶、茶壶、酒杯、茶碗,此时王敦海会安安静静的蹲在旁边看,慢慢开始学着上手做。后来,王敦海跟随父亲每天用扁担挑着锡壶和白铁皮,到孝义、博山等地赶集,贴补家用。

  20岁那年,王敦海入伍当了一名坦克兵,闲暇之余,做锡壶成了王敦海最大的爱好,自幼跟随父亲耳濡目染,王敦海做的锡壶外形美观、做工精细,很快成为战友们争抢的对象,也让王敦海在连队着实“风光了一把”。退伍后,王敦海跟随父亲干白铁活,打锡壶,然后娶妻生子,一家人生活虽不算富裕但也衣食无忧。1993年,战友看到王敦海做的锡壶越来越好,便告诉王敦海:“同样是每天敲敲打打,你为啥不守住家里的老本行,好好做锡壶呢!”

王敦海制作的锡酒壶

  从那时起,王敦海便和父亲“分了家”,虽是同一个房子,但王敦海只做锡壶,业贵于专,王敦海做锡壶的手艺进步很快,比起之前单纯做烫酒壶的“小鸡子壶”,王敦海在酒壶的外观上增加了更多的造型,“四君子”之一、代表着节节高升的竹子一次次出现在了锡壶上,或随风摇曳,或雨后沾露,让锡壶更加的美观,观赏价值也得到了提升。

打磨锡壶壶嘴

  时值伏天午后,雨后的莱芜湿热难耐,大部分人都躲在空调屋里纳凉,而在徐家河社区一间车库里,王敦海正拿着锉刀反复打磨着一把即将完工的锡壶,豆大的汗珠浸湿了衣服,湿透了搭在肩上的毛巾。“一旦拿起来就不能停,停下来思绪就断了,做出来的壶自己都不会满意,更别说卖给人家了。”近30年来,王敦海一直坚持手工做壶,化锡、制板、剪板、塑形、焊接,然后再经过成千上万次敲打,做出壶的雏形,接着反复打磨,安装壶嘴,继续打磨,费时费力。一把壶做完少则一个月,长则需要大半年,一年下来,只能做十几把壶。

王敦海教女婿段宗禄做锡壶

  现在,王敦海的女婿段宗禄每天下班后便跟着学习做壶,重走王敦海手工做锡壶的路。问及为何不用一些电动工具和现代模具,这样可以大大提高效率,王敦海直摇头,“这么多年了,没用过,以后也不会用。老人传下来的手艺,不能丢,一旦用了电动工具和模具,这门手艺就变味了,不能掺杂功利心在里面。”保留艺术本源,不舍从艺初心,经过千敲万击和反反复复的揉搓打磨,一把把透着锃亮光泽的锡壶呈现在人们面前。

  “雨过天气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王敦海手工制作的锡壶,代表着匠人对传统工艺的坚守,也让这位年近古稀的手艺人在追求传统技艺的路上越行越远。

初审编辑:何凤凯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