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赢城随笔

康熙莱芜知县叶方恒

2013年11月25日 14:28作者:张期鹏来源:莱芜日报

叶方恒(1615—1682),字嵋初,号学亭,江苏昆山人。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中举人。入清以后,顺治十五年(1658年)中进士,先任贵阳府推官,康熙八年(1669年)改任莱芜知县,颇有政声。后升任运河同知,擢为山东按察司佥事,主管全省河道,最后死于任上。

  叶方恒(1615—1682),字嵋初,号学亭,江苏昆山人。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中举人。入清以后,顺治十五年(1658年)中进士,先任贵阳府推官,康熙八年(1669年)改任莱芜知县,颇有政声。后升任运河同知,擢为山东按察司佥事,主管全省河道,最后死于任上。

  叶方恒在莱芜任职期间,曾经主持编修了《新修莱芜县志》(习称“清康熙《新修莱芜县志》”)10卷,因此留下了不少事迹材料和诗文著作。在《新修莱芜县志》中,就有他的文章10余篇、诗30多首。据说,他后来还著有《山东全河备考》、《河防要略》、《东游杂草》等。

  《新修莱芜县志》中有他的《申覆开矿详文》一文,力陈莱芜境内罢开铁、铜矿的五条理由,言之凿凿,引起了朝廷的重视。其中的一条理由也很有意思。叶方恒说,山东泉水众多,是漕运发达的关键,莱芜一地的泉源就有46处。倘若因为胡乱采矿挖伤山脉,就会导致泉源枯竭,于漕运极为不利。这段文字,既可以让我们想见当时莱芜大地泉水喷涌、水流浩荡的美好景象,也可以看出叶方恒对水利的关注和难得的环境意识。后来,由他主管全省河道,也算是顺理成章的吧。

  他在《新修莱芜县志》中还留下了《禳蝗告八蜡文》、《建文昌阁小记》、《长城岭新村碑记》、《复建贞节先生祠记》、《龙神庙记》、《复建安山水次官仓记》、《移建城西关帝祠记》诸文,有的虽因时代风习所染,难脱迂腐、迷信之见,但在这些篇章中,也透露了他重视教育、尊崇先贤、关心民瘼的情怀。其中,《长城岭新村碑记》不仅文采斐然,而且表现出了深切的爱民之情,堪称一篇情文并茂的佳作。“莱芜处万山之中,而直北有长城岭者,城基犹隐隐可见,意即古者齐鲁之界欤?又曰长春岭,相传以花木蓊郁得名,今惟荒烟蔓草而已。其地与章丘连壤,为入省者必由之路。然山高径险,地极苦寒,兼之石麓,无田耕种,而欲求升斗之水,必取之于数里之外,以是村落稀疏,人烟绝少。且经灾荒、地震之后,岭半仅存一古庙,竟无居人、往来行旅,是不止有盗贼之虞,更多虎狼之患。守兹土者心切虑焉,因为招集,始得应募来栖者四五家。加以扶绥,使成乐土,则源源而至安知不斯什斯百耶!居民请立碑以书岁月,是为记。”这则碑记,至今读来依然令人动容。

  叶方恒治理莱芜的政绩,也赢得了时人的赞誉。当时的莱芜名士、清顺治丙戌科进士张四教的《正率讲院碑记》、《改建贞节先生祠堂碑记》、《建文昌阁记》,顺治己丑科进士魏似韩的《重修天齐庙记》,康熙丁未科进士张严的《新建龙王庙记》,顺治辛卯科举人陈明新的《文昌阁记》、《重建关夫子庙记》,都对叶方恒称颂有加。人们甚至将他与东汉时期的莱芜名宦范丹、韩韶相提并论,可见其政声卓著。

  值得注意的是,叶方恒未出仕时,在家乡昆山却与同乡、明末清初著名的爱国思想家顾炎武有过一段过节。对此,著名历史学家王春瑜先生在《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文中有详细介绍。

  王春瑜先生说,清军入关,明朝灭亡后,顾炎武一直同情、支持抗清运动,并且与逃往东南海上的抗清政权有些来往。这件事不小心被他一个叫陆恩的家奴知道了,陆恩于是投靠与顾家有怨的叶方恒,准备告发顾炎武的“通海”之罪。顾炎武怒杀陆恩之后,陆恩的女婿继续勾结叶方恒,串通官府,将顾炎武逮捕入狱。后经好友营救,才被释放。但叶方恒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密派刺客一直追杀顾炎武到南京“太平门外,击伤其首”,使顾炎武“几遭不测”。同时,还纠合了数十名恶棍,“将炎武家中抢劫一空”。在这种情况下,顾炎武只好于顺治十四年(1657年)弃家北游,远走他乡。就是在北游过程中,顾炎武辛勤著述,总结明朝灭亡的历史教训,写出了一系列划时代的著作,成就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家。

  对于这桩公案,很多人都认为顾炎武是因祸得福。当年,他的好友归庄就说:“使兄不遇讼,不避仇,不破家,则江南一富人之有文才者耳,岂能身涉万里,名满天下哉!”

  而这桩公案的起因,昆山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的王广成先生在《叶方恒寻仇与顾炎武北游》一文中则有如下表述:当年,顾炎武在家族内乱、相互争夺遗产的情况下,将八百亩田产以当时一半的价格典给了叶方恒,但叶方恒拒不付钱。经过顾炎武两年的交涉,也只付给了十分之六。因为顾炎武多次讨债,致使叶方恒恼羞成怒,于是有了后来王春瑜先生所说的告发和仇杀。

  但王广成在同一篇文章里又说,叶方恒“无论是在家乡还是在山东做官,都受到好评”。1641年昆山大旱时,曾与兄弟卖掉所乘的马,凿井方便百姓;1651年家乡发大水时,又曾与他人一起襄办赈饥事务。因此,我们似乎也不能单从他与顾炎武的恩怨,就断定他是一个恶棍。也许,这桩公案还有更加复杂的原因。

  无论如何,叶方恒告发和追杀顾炎武都不是一件好事。好在后来双方出现了和解。王广成写道:“大约在叶方恒任莱芜知县的时候,可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或出于现实政治利益的考虑……曾多次主动向顾炎武示好,不论从哪种动机来说,毕竟是从行动上表明了改正错误的意向。我们在《顾亭林诗文集》中可以看到顾炎武写给叶方恒的两封信,分别是《答叶嵋初》、《与叶嵋初》。从两封信中,我们看到两人关系还是走向正常了。在这里我们既敬佩亭林先生的宽宏大量,又佩服叶方恒的知错能改。”

  破家、杀身之痛以这种方式和解,的确是很难得的,也算是一段历史佳话吧。但其中原因,恐怕并不只是这么简单。到底如何,还有待方家继续厘清。

  原标题:康熙莱芜知县叶方恒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耿冲

本文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点击评论]

热点图片

>进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