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练字两怡情

2017-12-07 14:22: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暖阳如酒,浸褪了午后的疏懒。清茶余香氤氲,轻伏书案,临一纸俊正的楷帖,着一段方正的旅程。

  横笔如椽,竖画若刀,撇中蕴情,捺里藏锋……了了的笔画,源源溢出人性的真美;潜默的临摹,徐徐滋养倦怠的情神。不渴求颜筋柳骨,笔力扛鼎;不奢望惊神泣鬼,落笔千钧。只是写着写着,就埋神其中;爱着爱着,就目骋万里。是仓颉的情思不灭,让汉字钟灵毓秀?还是灵龟妙魂慑世,使国文沉隽如斯?解不开的谜更令人着迷,于是,在诗歌的源头,倾听关睢的鸣叫;在骚赋的回沓中,轻嗅嘉草的清芳;阳春布泽,万物生辉;深秋风瑟,尺水兴波……孔丘临川、屈子沉水、宋玉悲风、子建慕神……这来来去去的神采,这茕茕哀哀的身影,一下子让安静的文字丰厚起来。

  每个汉字背后,都是一部静默的历史,都有神采飞扬的故事。汉字,是音、形、义的结合体,听音,察形,辨义,宜而不易,如尘沙藏金,若深水纳浪,须省视,须冥悟,须拂沙滤水,须骋神放思。曾痴迷于汉字背后的神妙与奥义,见“休”字,便倚木而思;观“而”字,就捋须抚髭;写“笑”而莞尔,书“哭”便悲苦……还是余光中先生说得好:“因为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自太初有字,于是汉族的心灵、祖先的回忆和希望便有了寄托。譬如凭空写一个‘雨’字,点点滴滴,滂滂沱沱,淅淅沥沥,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在其中了。视觉上的这种美感,岂是什么英文、日文、俄文所能满足?”无怪乎汉语热潮在世界范围内,悄然兴起,大概连老外们,也觉得古老的汉字远比他们的字母更具迷人的魅力。

  习惯于在文字的密林里踽踽而行,如画的风景中,春风万里,花开花谢两相宜;若火的挚情中,日行中天,流金铄石自心清;沉郁处,走笔惊风,隽永深邃;悦心处,清溪静水,婉约丰绰。读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老屋陈墙,寒雨下渗的凄冷寒凉里,因“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而“珊珊可爱”;也因“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而落泪动情。平和有味的笔调里,自有生的愉悦,活的辛酸,这苦乐参半的味道,便是活着的哲学。方块的文字,深邃的思想,结合处便绽出繁簇的花朵。于是文字可通幽,可览胜,可寄情,可鉴省。汉字,让我们的情思有了依托,有了凭寄。不再叹生之艰辛,不再感时之流逝,心怡处自可欣喜,苦痛处莫自沉沦,汉字,教会我们面对生活的丽日长天和凄风苦雨。

  近观明清状元的书法作品,深感其笔法功力之深,其笔势或端庄俊秀、筋强骨壮,或圆润清雅、线畅锋藏,或走马惊风、龙游云浮,或啸虎腾渊、鹰飞隼探……这些俊雅的作品各有风骨,各具神采。这些冲出重围的骄子,在历经寒窗青灯之后,衔月泣露,轻舒腕臂,给中国的书法艺术再添锦篆玉刻的一页!结合这些状元们的阅历,便初现点点横竖撇捺之后的端倪。以清康熙十三年状元戴有祺为例,他仕途不顺,屡次失意,之后便归隐田园。无法窥知他归隐之后的生活,但从其书法作品来看,却能粗见其洒脱倜傥的才子风流,这与其早期的书法作品风格迥异。大概世俗的条规文框,曾经束住其天性中的奔放爽豪,只能谨言慎行以求远离宦海的风击浪打,而这无形的枷锁,潜移默化于笔端,其手中的线条便中正端庄,光华稍现即韬晦潜藏。当他的双脚切实踏上田园的厚土,地气通脉,天光灌顶,一股浩然睿洒之力游移于血脉,他悟透了生之艰繁、活之喜悲,便将磅磅礴礴的笔墨挥洒于天地之间。以字观人,始知字如其人,乃是方家至情至性之语。

  写方块的文字,读蕴情的华章,将一个个平淡的日子打磨成人世间不朽的风景。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