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厚传家 诗书处世

2017-12-14 14:27: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忠厚传家远,诗书处世长”。每逢春节或中元节,这幅巨大的楹联准会高悬于厅堂之上,下面的黑桌上供着祖宗的灵位,其前方是缭绕的香火。这些庄重的日子里,父亲一定要和我一起跪于桌前,凝视着祖先的名字,三叩九拜。而后,父亲一个一个地给我介绍:哪一个是高祖,哪一个是曾祖……那些寻常的家族故事,贯穿着我成长的岁月。

  “忠厚”二字,被父亲视为做人之本。也许因为我是家里独子的缘故吧,从记事起,父亲就开始了对我的言传身教。虽识字不多,但“养不教,父之过”的古训,肯定渗进了他的骨髓。“咱农村人,没有什么大本事,但为人一定要实诚,耍心眼子长不了。”“遇事多帮人,凡事不做难。”他常在我的耳边叨叨。表哥包工程,屡包屡赔,最后求到父亲头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差跪地不起了。父亲心软,不听亲人苦劝,将数万元的辛苦钱交到表哥手里。不出所料,钱瞬间化作泡影。没有一丝羞愧,没有一句道歉!开始电话还打得通,到后来便人影不见。那是父亲一辈子的血汗钱,被人挥霍一空,我气得跺脚跳骂那人不是东西,又埋怨父亲做事固执、不听良言。父亲倒气定神闲,“也许他确实没钱,不好意思见我,打电话又没法说;也许他就是那种你们说的骗子,是我没看清。要是前一种情况,钱早晚会还;要是后一种情况,我是花钱买教训,以后留点心。但不管怎么说,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忘了,忠厚才是做人之本……”父亲的话在理,我又明白了一点处世的学问。

  “庄稼人,就得干庄稼活。干活,干活,不干不活。”这是父亲的座右铭。从小,我就熟悉父亲在田间地头的每一个动作,也常被他拉去劳动改造。直到现在,父亲还是终年劳作,在土地里讨生活。他常教导我,“人勤土生金,人懒家财散。”父亲用自己的辛劳,为我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而“做事要勤”的教诲,也让我在自己的工作中受益匪浅。

  对于“诗书处世”,父亲有自己的解读。“先做人,再成才。不会做人,成才也是歪才。”“书中有大学问,但不能做书呆子。”“见了长辈,要主动问候;来了客人,要起身相迎;凡事忍让,不出风头;凭真本事吃饭,下苦功夫做事……”顽皮时,父亲用耳光打醒我的无知荒唐;浮躁时,父亲用行动提醒我要平心静气。父亲鼓励我多读书,多藏书,“衣服穿破了,就扔了;美味吃惯了,就腻了;只有书常读常新。”书中那些响亮的句子,那些处世做人的箴言,一如父亲唠叨的话语,深深地刻进了我生命的年轮。如今,我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跟同事关系融洽,知进懂退,究其根源,是这些年来一直挂于脑际的那句“忠厚传家远,诗书处世长”呀!

  最近,父亲学着用我的旧电脑上网,看得最多的竟然是“名人家训”。他戴着老花镜,用握惯了锄头的手握着鼠标,边看边讲:“看看,人家诸葛亮多淡泊;苏东坡不把名利放在心上;陆游治家有方,光家训就写了26则;曾国藩写给后世的家书,语重心长……儿子,你有文化,我们也要有家训传后呀!”

  讶然一惊,父亲竟然懂这么多!我回头一笑:“忠厚传家,诗书处世,勤立身,静修心,懂荣辱,知进退,忍为上,诚为本。”

  心里有祖辈的名字闪过,那些久远的故事和着父亲日渐苍老的身影,将“家”这个大字擦拭得雪亮。

初审编辑:赫洋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