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三高老人”王晨老先

2017-12-19 11:28: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金秋十月,享有德高、寿高、艺高“三高老人”美誉的王晨老先生走了,走在中秋月圆的农历八月十五之后,走在共和国68周岁华诞喜庆锣鼓的袅袅余音里……历经了百多年的风雨沧桑,领略了百多年的风云变幻,在全国上下普遍感到国家正日益走向繁荣和强盛、百姓物质和文化生活正日益变得殷实和富足的大好氛围中,他老人家以102岁的高龄,安详地走了,走得从容,走得坦然,走得无牵无挂!由此,作为一名曾两度受命采访过他老人家的新闻人,我想我应该由衷地祝福他老人家:悟道得道,极乐世界里愿您永远笑声爽朗!

  我与王老,年龄相差近半个世纪。虽然同是在莱芜从事过教育工作的外地人,但在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之前,我对他老人家的情况却知之甚少。即使在从事了新闻采编业务之后,也仅仅只采访过他两次,并且在时间跨度上还前后相隔了20年。然而,正是这前后相隔20年的两次采访,让我见识了这位“三高老人”为人处事的坦荡胸怀,累积起了对他老人家高风亮节操守的由衷敬仰。如今,忆及当年上门采访他老人家时的情景,耳畔依然回荡着他老人家那爽朗的笑声!

  记得那是1994年的春季,刚从教育系统调入莱芜日报社副刊部工作不久的我,在采访了我熟悉的王允沆老师并发表了《心血洒处繁“画”开》之后,正在为下一步要采访哪一个“莱芜文化人”费脑筋。主持副刊部工作的程砚翠主任适时向我推荐了从莱芜师范学校教导处主任岗位上退下来20多年的王晨老师,说他虽年过八旬,但身板依然硬朗,骑自行车逛莱城依然大坡小坡都不下车,并且兴趣爱好颇多。

  怀着一颗好奇心,我骑自行车去了他老人家居住的市妇幼保健院宿舍区,打听着敲开他的家门,开门的却是王老的夫人,王老一早骑自行车外出访友去了。

  说明来意,约好第二天再来。第二天再去敲门时,王老果然正在家中等候。

  踏进王老的家门,目之所及让我顿生惊叹:满屋的家具咋都这么破旧啊!王老解释说,家中所有家具都是他20多年前亲手打造的,虽然旧了些,但还能用,不舍得扔!

  可当我走到他家的阳台上时,只见用木板搭起的多层长架上,层层叠叠地摆满了多个品种的兰花,足有100盆之多。清香阵阵扑鼻而来,文人的雅好可见一斑。

  刨根问底地拉了一上午,王老很是掏心。他把他退休后的生活用“读书、写字、吟诗、作画,打拳、舞剑、爬山、养花”16个字来概括,并兴致勃勃地吟诵了好几首他自己创作的咏兰小诗。耳濡目染,感其风雅,一篇题为《学得清雅心自宽》的“王晨采访小记”便很快脱手并顺利见报。

  这次采访,既让正值而立之年的我漂亮地完成了一项领导交办的任务,同时也让当时还涉世不深交游不广的我初步感受到了王老的非凡修为和悟道之功。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就是20年。

  2013年春天,市委宣传部领导决定为即将圆满人生之树第100圈年轮的王老举办“王晨百岁艺术人生书画展”。不知是领导有意安排,还是其它什么原因,采写王老的任务又落到了我的肩上。

  20年前的“小记”,只是区区1500多字的“一碟小菜”。可这次领导明确要求篇幅不能低于4500字,显然是非写“大记”不可了。而此时正处在《航空运动》杂志编辑部主任、执行主编任上的我,自感在历经了近20年的新闻采编锻炼之后,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人生阅历,都多有沉淀,正值“知天命”之年,应该能胜任这一工作。于是便痛快地接受了任务。

  约了报社新闻研究室的刘明主任一道前去王老家。住处还是那个住处,家具还是那些家具,唯一变化的,是客厅的墙上多了一台尺寸不大的平板电视机。这一变化,让20年后再次登门采访的我进一步认识了王老,他老人家不仅喜欢简朴的生活,而且还追求精神生活的与时俱进。

  落座之后言及我的身份,不想王老真是好记性,张口便道出了20年前我写他的那篇“小记”的题目。

  深度采访在20年前我已掌握材料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不知不觉间又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起身送我们出门时,侃侃而谈后的王老依然精神矍铄,面容不带丁点疲惫。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又东跑西颠地做了一些外围采访,从王老的学生和好友那里进一步感知了王老的为人处事风格。经过一番去粗取精的整理之后,不久,一篇5000多字的题为《如兰年华飘远香》的长篇人物通讯,便很快在《莱芜日报》重要版面上隆重推出了。

  “王晨百岁艺术人生书画展”开展的那天,作为有关人员之一,我也去了现场。看到他老人家站在演讲台前依然气宇轩昂,且讲起话来思路清晰不用稿子,我当即慨叹:如此精神头,王老肯定能活超100岁许多年!

  果真被我言中!2014,2015,2016,2017,连续多年一路跨坡过坎,王老终以自己豁达的性格和顽强的毅力,圆满了他生命之树的第102圈年轮,在中秋佳节人团圆、举国上下大欢庆的日子里,为自己的人生划上了一个光芒四射的句号。我想,我们应该祝福他!

  “看淡了,头顶就是蓝天;想开了,心中就是大海!”王老虽然走了,但他的潜心艺术、淡泊名利的精神操守却留下了。记住他老人家的这句名言,心甘情愿地写下这篇稿子,不为完任务,只为填补心中那份没能亲自去为他老人家送行的缺憾!【作者系莱芜报业传媒集团(莱芜日报社)高级编辑】

初审编辑:赫洋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