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小泰山”永宁崮

2018-02-08 10:32: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张悦华

  因为我在山里长大,所以对山的概念不以为奇,一般不会有格外的兴致吸引我去爬某一座山。这次对爬永宁崮能够产生极大兴趣,缘自友人对他们家乡山的推荐,工作同事魏庆军说永宁崮是座神山,创作文友张全宝说永宁崮是座文化山,健身老友刘校勤说永宁崮是群山前崮立的奇山……友人滔滔不绝的“这座山好”,致使有缘有情令我神往,特意乘坐公交车从莱城赶到大王庄镇爬看这座山。

  

  永宁崮俗称“崮子山”,位于镇政府驻地的“孤山”东北端3公里处,西临东王庄,北临华山林场场部。此山四周平坦,孤立而起,海拔320米,地势山形、岩石石质、树木品种及山上建筑设施酷似泰山,故被称之为“莱芜小泰山”。与泰山不同之处,仅是山峰的崮顶之别,崮顶平坦开阔,崮顶周边峭壁陡立刀削般,陡壁之下山坡逐渐变缓过渡到山下,当地人们称之为“崮子山”。而与之临近相同的群山前孤立而起的另一座山,峰巅无崮而有别,就称其为“孤山”。“崮子山”何时称之为“永宁崮”,暂不得而知。

  爬永宁崮山至崮顶,仅有两条登山路线,一条是山阳面的东路,一条是山西面的西路。从山阳上山,见松柏树林前建有红门庙,庙内供奉着泰山奶奶,即碧霞元君。从庙东侧北折上行,约行200米处,路侧有市文物部门2004年立的“兴隆碑”文物保护牌,牌上无“兴隆碑”介绍,此保护牌旁有一块3米多高的椭圆状的大石头,石头上密密麻麻的刻字,看来这块大石头就是“兴隆碑”,碑上的文字大都是记载护山修庙者的人名。从兴隆碑北行山林间石台阶,大约上行300级台阶处西折,再行30级台阶后北折,然后走上1米多见方的平台,此处平台左右两侧垒有半人高的石墙,这里便是“中天门”,看墙垛口痕迹估计原来可能垒有石门。从“中天门”沿石台阶继续攀爬,左转右拐,攀上“南天门”前的石光梁平台。从平台上18级台阶进门洞,便见崮顶30多平方米的庙院,庙位于崮顶西北侧,是二层坚固的石头房屋,下层为元君庙,上层为玉皇阁。

  门洞东西侧石墙上镶嵌着两块对称的建庙石碑,两碑碑面均为高0.4米、宽0.5米,镶嵌在南天门门跺1.3米高处。东侧为清康熙三十三年四月建玉皇阁记载,西侧为清康熙三十三年四月建圣母元君庙记载,碑文曰:“此官史已悠久,曾几经续修,始于年月无考……”由此可见,这座山上的庙观历史久远。读着此次官修记中“曾几经续修,始于年月无考”的文字,脑际间不禁想起了清康熙、清宣统、民国等多本《莱芜县志》中“汉武帝刘彻元封元年(辛未,公元前110年)夏四月,封泰山,禅肃然”的记载。肃然山,位于泰山东北麓(今莱芜市西北)。《金史·地理志》载:莱芜县有肃然山。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山东二·济南府》载:“肃然山,州(泰安州)东北七十里……山势巍峨,对之肃然,因名。”南北朝谢灵运《泰山吟》:“登封瘗崇坛,降禅藏肃然。”写汉武帝“禅泰山东北麓的肃然山”的典故。我想,肃然山有可能就是这座山势巍峨、崮顶秀美的“崮子山”。

  屈指算来,此山的庙观历史已有2000年之久。

  

  门洞里紧挨着的庙门门额的花岗岩石头上,有凸显的阳刻“坤元叶德“四个字。这四个字圆劲秀逸,豪放大气,之中的“叶”在此不念yè,读音是xié。《辞海》解释“叶通‘协’”,释义为“和洽;相合”。坤元即指“碧霞元君”,“叶德”意为“慈悲佑民”,是对泰山奶奶辅佐山岳神灵同治天下的褒颂赞誉。听魏庆军多次介绍,这四个字出自康熙皇帝御笔。康熙揽天下之盛,体验大自然的奇观美景,一生六次南巡,三至泰山,两登岱顶。康熙二十三年(1684)初冬,康熙首次南巡,首站就是泰山。十月末十一月早,康熙率众官在天贶殿行礼,御书“坤元叶德”四个大字,悬额殿中。康熙皇帝真正聪明过人,他首登泰山就顺应民间善男信女无奈消极的精神信仰,对消灾避难、平安无忧美好生活的向往期盼,借助人们求神祈福的意愿题字对国民教化和规劝。康熙御书“坤元叶德”10年之后,即康熙三十三年(1694)官修永宁崮庙,根据泰山“坤元叶德”匾额拓本刻制成了石质庙门额。据说泰山上“坤元叶德”这四个字的匾额因战乱早已不知了去向,而刻制在永宁崮庙门额上的康熙御笔,历经300多年的风雨沧桑,如今仍保存完好。

  漫步于崮顶,尽揽以巨石组成的崮顶和那石缝里长出的草木。盘踞在崮巅的奇石、盆石、探海石、平台石等,其形惟妙惟肖。庙屋后面的奇石,石高3丈,奇形怪状,坑坑洼洼,布满黑色、红褐斑纹,似炉渣,疑雷击烧烤之痕,又像云石,传说流星残骸落于此。据说,唐末黄巢起义军在大王庄镇一带驻扎操练,曾在永宁崮顶这块岩石刻过“王仙芝古住”的行楷字样。我在此石周边仔细观察,也没找到此字的刻迹。崮顶石缝里长出的那松柏等树木,或挺拔,或横卧,或老干虬枝,那古藤野花,随风招摇。南天门门前平台下面岩缝里长出的一棵古黄连树,有千年树龄,据说与东邻大舟院寺庙旁的那棵黄连树同年栽植。崮顶北侧石光梁边石缝里长出的一棵卧柏,斜躺在地面之上,树身上长出的多根树枝如新生的小树,人们将其称为“老柏树上新生小柏树”。踏着崮顶坚固的土石,看着岩缝里长出的顽强的草木,不由对大自然的造化产生敬畏。

  站在崮顶,俯首下视,三面陡峭,一面悬崖,见之心有险的感受;陡崖下茂密的树林,尤其崮后坡的古柏劲松,枝繁叶茂,浓荫蔽日,山阳山阴林海一片,郁郁葱葱,赏之有美的感受;眺望四周,一览众景,心有显自高的感受。南瞻,左右环顾,由村庄、道路、农田组成的一幅幅美图尽收眼帘;北望,左右环视,孤山、瓜屋岭、白龙山、大舟山、雷达峰,“一览众山小”。

  从崮顶下山,庙后西下40级石台阶至光滑平整的平台石,再下行30级石台阶,便是石垒的“西天门”。出门下50级陡台阶后穿越树林中相对平缓的260级石台阶,便返回到永宁崮山下。我在山下台阶旁的树荫下坐下稍息,在此翻看文友全宝著《乡愁飞歌》中有关永宁崮的文章,又看庆军提供给的《为善最乐》碑文拓片中记载的修缮永宁崮庙观的记载,回想一下永宁崮这座神山、文化山令人难忘的景色元素。

  永宁崮两条上山盘路计有700多级台阶,而泰山高入云端,7000多级台阶酷似天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名言,用来称钟灵毓秀、玲珑而神秘的永宁崮是“小泰山”,则一语中的。

初审编辑:艾莱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