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二妮选书记

2018-04-16 08:30: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景丙成

  村委换届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柳条峪村的老书记柳一行,退休前推荐张二蛋接了班,谁知,这孩子不争气,干了不到两年就臭了名,村里十几个老党员联名上访,老柳就像自己做了错事,心想,这次换届说啥要掌好眼。

  换届前,老柳把村里的党员在心里扒拉了好几遍,也没选出个满意的。也不能说没有满意的,自己家二妮就行,在大学里就入了党,还是学生会主席,毕业后在家没待几天就去天津打工,在一家电商公司当部门经理。她的户口、党员关系都在家,但毕竟是个女孩子,再说,她能回来竞选这个书记?想想,老柳自己都笑了,那怎么可能呢,可不能去块旧病,再搭上闺女添新病。

  你别看柳条峪这个村不大,七张八王十三李,杂姓多,不好领导。每次换届都像过大年,村庄到处飘着酒香,大街小巷行色匆匆、神神秘秘。每个家族都在掂对自己进村“两委”的合适人选。

  别看村里几个老党员到镇上闹腾了一番,张二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这次他做好了“连任”的准备,前天在酒桌上他就向社区书记打了包票。村“两委”几个委员心里打什么“小九九”,他心里也明白,当面好好是是,投票时准憋不出什么好“屁”。

  张二蛋自持能胜选是有原因的。村里三十几个党员,他家就占了九个,族家也有七八个。他五个叔有四个党员、叔兄弟八个有五个是党员,别看平时都在外打工,投票时一个电话就回来。再说秦桧还有仨相好的呢,难道我干了这些年还能没有意外票?阴沟里翻不了船。

  张二蛋在村里当了三年书记,也真没法说,连他亲叔都骂这个孩子不行。村里的铁石矿外包,光见合同账上不见收入,村里的困难户办低保,不给他好处不给办,都是些老人,手里哪有钱?还有……

  今年村党支部换届多了个自荐的环节。前两天,听说有人要回来自荐,还给村里的党员每家寄来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是谁?听说是柳家二妮,难道真是她?张二蛋心里一咯噔。这两年村里的农副产品都是柳二妮通过电商卖出去的,村民没有不夸的。去年,他和镇上的魏书记还去天津找过她,魏书记也好夸她,她要真回来竞争,自己还真悬……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选举那天二妮还真回来自荐了。

  魏书记自从去年到天津见了柳二妮,就被这个女孩儿的气魄折服了,干净利落。前两天到镇上反映问题的老党员,又提到过她。当时就想,要是她能回来参选倒是好事。

  选举前他收到了柳二妮寄来一个厚厚的信封。

  这次选举,魏书记听说柳二妮回来参选,亲自坐镇。

  选举按照非常严格的程序逐一完成,没有什么悬念,填票、投票、唱票、计票、公布得票,所有环节、细节几乎滴水不漏……

  选举结果没有出现意外,打工妹、女大学生柳二妮当选柳条峪村党支部书记。

  唱票一结束,张二蛋急了眼,想耍横,但见魏书记在台上坐着,没敢,只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点数票。不对,自己的票怎么不够数,向我信誓旦旦的那二十多个党员的票呢?怪不得这些家伙不收我的红包呢。

  看到结果,老书记柳一行也难受,但又拗不过闺女,只是叹气,供她这些年,出人头地的在外当经理多好,非挣歪着回来接这个烂摊子。

  “父老乡亲,叔叔大爷们,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我在外上学、打工这些年,始终没有忘记生我养我的地方,特别感谢你们绝大多党员接纳了我送上的那信封内的‘礼物’……”

  “礼物”张二蛋一听就又坐不住了,怪不得那二十票丢了呢。柳二妮还在就职演讲,台下他几个叔兄弟却暗中起哄。

  魏书记站起身,按了按胳膊,说:“安静……安静……大家先听柳二妮说完。”

  “那信封中的‘礼物’是我花了半年多时间,对咱村及周边村的现状进行调查,初拟了利用电商这个平台,让老少爷们坐在炕头上挣钱。实话说,我竞争村支书是‘蓄谋已久’的……”柳二妮幽默地说,投向选民的目光异常坚定。

  “这闺女我没看错。”魏书记笑着大声说:“现在用钱买选票的‘法’不灵了,柳二妮用‘点子’赢得了党员的选票,这办法不错。”

  柳二妮上任不到两个月,就借电商和互联网这个平台,将村里及周边村的农副产品销往了全国各地……

  这次村党支部换届后,村民似乎悟出了什么。

  作者 景丙成

初审编辑:艾莱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