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书香伴我行

2018-05-22 11:05:00 来源: 莱芜新闻网 作者: 吴茂明

  和喜欢读书的朋友相比,我读的书并不多,但从灵智开窍到教书育人,我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书本。读书让我提升了成长的质量。

  从烧了头发到一天一篇作文

  我第一次读小说,是初一的时候。《上海的早晨》,半拉封面,书页起卷发黄,虽然内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但几个关键词,三十几年过去了,仍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当时借给我书的同学说,第二天上学时必须还他。下午放了学,我立刻飞奔回家,趁大人不注意,偷着用墨水瓶做了一个煤油灯。冬天天黑得早,大家都早早地睡了。我摸索着拿出火柴点着煤油灯,激动地打开厚厚的《上海的早晨》,把头凑在昏黄的灯光下,飞快地读着,整个就是囫囵吞枣的样子。也不知道读到几点,当最后一页看完的时候,我的眼皮已像坠了小石子,迷糊了过去。这时,同学来和我要书,说我说话不算数。我一个机灵坐起来,原来是一个梦。窗外已是一片明亮,坏了,耽误上学了!我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抓起书包就往学校跑。跑到学校,大门紧闭,这才抬头看天,一轮明月挂在空中,除了几声狗叫,周围一片寂静。好心的石校长给我开了门,我在教室里坐到天明,同学们陆续来了,却都指着我的头发哈哈大笑!原来昨晚光顾着看书了,煤油灯把头发都烤焦了!

  头发烤焦了,我写作的脑袋却开了窍。小说里的文字不就是咱平常说的话?小说里的树木花草不就是咱看到的树木花草?小说里的人物不就是咱平常接触的人物?作文不就是怎么看的怎么写,怎么说的怎么写,怎么想的怎么写!走在田间地头,我开始仔细观察以前熟视无睹的花草爬虫;晚上我开始默记大人给我讲的神鬼故事,学校里我开始注意老师、同学的一言一行。我脑袋里的素材一下子多起来,总感觉一肚子的话要说,不写出来难受,我已经等不及每周五的作文课了,抽空就写,越写越顺手,初一初二几乎每天都写一篇作文,有一个月三十天我写了三十一篇作文!更让我感动的是,教我语文的张老师,我写一篇他就给阅一篇,我天天写他就天天阅,而且每一篇都有点评,一到周五作文课,就拿我的作文当范文读,一直到高中三年,我的作文大都“享受”了这个待遇!

  一本《上海的早晨》,让我的少年生涯有了文学的味道。

  从唐诗鉴赏到没有月饼的中秋节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我在高中时期,伴我左右的是一本《唐诗鉴赏辞典》,这本辞典名篇达一千余首,集文学鉴赏和唐诗精选于一身,是我的至爱。

  那时的高中学习压力不亚于现在,除了上不完的课、做不完的题之外,学生自己可以掌握的时间没有多少。我就晚上十点睡觉,早上两三点起床,一个人在教室里点蜡烛学习,学迷糊了,就读那本比砖头还厚的《唐诗鉴赏辞典》,丰富的内涵,辽阔的意境,丰满的人物,曲折的情感,寥寥数语就能表现得淋漓尽致,那简练而又美好的语言,让我如痴如醉,让我徜徉其间而忘却了肚子的饥饿、学习的枯燥,内心无限的充实和愉悦。

  高中三年,一千多个夜晚秉烛而读,让我渐渐喜欢上了古诗词创作,依样画葫芦,把自己的所感所悟、彷徨与追求、痛苦与欢乐写进了诗里。有时候翻出那时候写的诗,看着幼稚,却也是那段时光真实的写照。

  高中同学依然记得我们一起读唐诗的日子。那是高一的中秋节,我们班来自于农村、山区的五十多名同学,第一次离家在外过中秋节,没有月饼,没有好的饭食,更没有爷娘兄弟姊妹陪伴,草草吃了晚饭,就去上自习,教室里安静得只有翻书的声音,气氛沉闷。作为一班之长,我想给大家活跃一下气氛,当时我正好读到王维的《鸟鸣涧》,对注解有不同的看法,何不和大家读读这首诗,搞个辩论赛呢?我走上讲台,和大家一说,同学们一下子活跃起来: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诵读之后,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说这首诗只有20个字,却有两个“春”字,有点啰嗦,大家怎么理解?

  一石激起千层浪,同学们纷纷议论,有几个同学站起来和我辩论,一时间气氛热烈,满堂皆诗味。没有月饼果腹,但却有诗歌涵养内心、遥寄远方。三十年过去了,那首唐诗,那个中秋,一直让我刻骨铭心。

  从《平凡的世界》到《燕归来》

  作者简介:

  吴茂明,西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中学高级教师,高新区实验学校副校长。曾兼职山东省委党课下基层讲师团成员、莱芜市委讲师团成员、《中国教育报》通讯员、《山东教育报》特约记者、《莱芜日报》特约记者。

  考入大学后,有了生活补助,但是日常开销家庭难以支应。看着周围的同学因为花销有保障,穿着光鲜,交往广泛,我深感自卑。就在我彷徨之际,我在图书馆看到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孙少平那卑微而又艰难的高中求学生活,与我何其相似!读着主人翁的每一段文字,都会在我心底产生深刻的共鸣。尤其孙少平历尽艰苦独自闯荡社会,自主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以特立独行塑造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和尊严,每读于此,都使我热泪盈眶、激动不已!

  《平凡的世界》让我重新审视自我,重新定位自我,重新选择自我。我开始抛弃所谓脸面的虚荣,早起晚睡到食堂勤工俭学,坦然地给同学舀菜打饭,用劳动换来自己的收入。每当凌晨三四点起床熬稀饭的时候,我都会想到在矿井里拉着沉重的煤车匍匐前行的孙少平!感谢路遥,他让我看清了生活的底色、真正的自我,拨亮了我人生的灯光,给予我前行的方向和梦想的力量。从此,我努力学习,贪婪地读书,为我走上教育岗位储备了丰富的知识和能量。

  大学毕业后,教过中专、大专,然后到教育部门工作,一段时间,感觉自己的知识越来越不够用,心中时常涌起再学习再深造的渴望。此一时段,我突然迷恋上了张恨水,迷恋上了他的《啼笑因缘》《金粉世家》,尤其是他的《燕归来》,书中描写的那粗犷凄凉的西北风貌与生活,深深吸引着我,“有时一个人走上大楼屋顶,靠了栏杆,向西北角呆望”。《燕归来》一下子触动了我去触摸西北风貌、秦唐遗风的心底。经过刻苦准备,我考取了西北师大古典文学硕士专业。如愿以偿,在这里,我尝到了《燕归来》写的西北的馍和硬硬的锅盔。我更为高兴的是认识了研究屈原的大师赵逵夫,诗词曲格律专家尹占华,昆剧专家李占鹏,他们严谨治学的风范深深影响了我。尤其是我的导师文学院院长韩高年,在读什么书、用什么书、怎么做学问等诸方面,给予我悉心指点,让我受益匪浅。研究生学习经历,让我的读书质量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更好地促进了我的本职工作。

  古语讲“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下学而上达”。读书让我开智,而多读书精读书,知行合一,让我能够在丰富内心精神世界的同时,逐渐向人生的真谛靠近。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