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绿四月天

2018-05-24 09:14: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鲁中叟

  最绿人间四月天。

  人们谈月论季,过去都是按阴历,如今大都按阳历了。阴历有闰月,因此季与月、日间的对应波动大,其规律一般人难以把握。阳历准得多,但又与几千年来的习惯不大合拍。现代人写诗词,往往阳历阴历混用,让人莫衷一是。不过,拿季节对物候,大抵是没错的。譬如说吧,谷雨之后小满之前,甭管阳历阴历,都与四月挂起钩来了。这段时光,确是一年中最绿的季节。

  人间四月芳菲尽,开到荼蘼花事了。四月里,一见荼蘼花开,所有的花树都知趣地匆匆卸妆,甚至有的刚一亮相便悄然谢幕了。生命的舞台上,是一抹的绿。

  竹海松涛的绿自不用说,就是平日里土得掉渣的杨柳榆槐,此时也绿得耀眼。曾几何时,出尽风头的桃儿杏儿,此时也不再张扬,都按住性子,悄悄将果实扮随叶的样子,默默地绿着。

  枫藤似绿的瀑布,蔷薇恰如绿瀑下闪着光点的浪花。冬青、黄杨、连翘们绿成了层层涟漪、粼粼波光,玉簪、芭蕉、鸢尾们更是打着绿的漩涡,冒着绿的喷泉。

  草儿织成绿毯,把树下篱旁的漏土全部覆盖得严严实实,把大地连成一汪碧绿的海洋。即便是开一些花,也是细细的、碎碎的,波光一般点缀而已,绝不敢流露半点喧宾夺主的意思。

  绿洲中泄出淙淙玉液,池塘湖泊哪儿还耐得住性子等待荷叶浮萍的铺排?自己早就绿得沁翠流芳了。

  四月的山是绿的,四月的水是绿的,四月的风是绿的,四月的雨是绿的,四月的思绪更是绿的。

  四月的绿轻灵,四月的绿光艳,四月的绿柔嫩,四月的绿新鲜,四月的绿最令人喜悦、心颤。

  人说最美人间四月天,俺说最绿人间四月天。

  作者 鲁中叟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