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天

2018-06-07 10:18: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原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乏味、苍白的地方,既不濒海,也不靠山。没有南京评弹的抑扬顿挫,没有杭州西湖的十里荷花,也没有上海弄堂深处的娇羞,就更别提垦丁沙滩的妩媚了。所以,提起这儿,也只是身处异乡月更明的地方,仅此而已。不喜欢自己的家乡,或许会让灵魂无处安放吧。

  幸好,学校组织了一次文化之旅。前一天夜里下了雨,落花带水的味道浸泡了春天的早晨,打湿的花瓣贴紧了沥青路,一嘟噜的粉色盛满了四月天。出发前的诸般美好,填补了我对这儿印象的空白。

  八点钟左右的太阳,明媚又不张扬,安静地照耀在这片小城上。很少走一走这里的大街小巷,不知道这条沾了雨的青石板路有多么清凉;也不知道梧桐的绿与芃芃的草恰好押韵。路边的草丛里有人在割草,割草机的齿轮碾过大叶黄杨的无奈,发出声声叹息。叹自己冬去春来多少年,花开花落人未归,叹出了阵阵清香。如朱先生说的那般:“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酝酿出的,不仅有这雨后的四月,还有我对这儿,忽然的情深。

  自西向东,向北向南的斗折蛇行的路线,把几个念珠般的博物馆穿在了一起。馆不大,没有故宫的辉煌磅礴,也比不上避暑山庄的藏物齐全,与总统府岁月冲刷后的沧桑相比,也过于年轻。可这灰白色的建筑,有着偏安江南的美好,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原来这儿,也可以出土不少文物,也可以有中国比较著名的企业,也可以有美国总统访华的足迹,还有一代大儒梁漱溟先生的心血。

  当站在城市展览中心的最高处时,猛然发现,这个小城三面靠山,拥花依柳。春风裹挟着这个地方独有的味道迎面而来,钻进了衣袖,气鼓鼓地蹿到身后,吹起一地落花。

  这个地方是有文化的,丁公遗址带领我们追溯到更早的岁月;这个地方是有情感的,绵延的思绪拉扯着每个人的回忆。在四月,云雨四季都归于平静的日子,伴着春光,我忽然想到,一个流浪诗人曾说:“我见到了撒哈拉沙漠,可仍然喜欢家门前的小土坡。他乡或许更美丽、惊艳,但家乡才是真的甜而稳妥。”

  人间四月天大概真像林徽因所说的那般美好吧,能让一个人的心被收拾得服服帖帖,摊开在这四月,摊开在四月的故乡里,带着乡愁,带着崇拜。故乡给人的感觉是不同于他乡的,一个人的情感多多少少都有着故乡的影响。以后,会爱上这儿吧,我想。因为心里的情愫引据了山洪,泄出了一马平川的爱意。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