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开关

2018-06-13 10:04: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苏国英

  因为生了一场病,父亲的记忆大不如从前。

  在我的眼中,父亲像一座屹立不倒的高山,身材高大魁梧、做事雷厉风行、说话头头是道。他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高中生,算得上是村里的高材生。按父亲的悟性及聪颖,如果按部就班接受教育,也一定能学有所成。但是,在那个动荡的文革岁月里,搁浅了很多学子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因为父亲识文断字,在高中毕业之后,曾先后担任过小学教师,村里的团支书以及所在单位的宣传干事等职务。但这些算得上体面的工作,都只是临时之职,父亲最终还是回归到了他的农民身份。

  父亲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他没有固守着贫瘠的土地来勉强维持生计,而是选择了打拼生意来改善饥馑的生活。商场如战场,这就意味着父亲要比本本分分做一名农民要付出更多的精力、辛劳与汗水。那时,父亲经常出发去外地,几百里的路程,一天的时间,他骑着摩托车能打个来回,路上的劳顿困乏可想而知,为了省钱也为了节省时间,父亲常常早饭午饭都不吃,饿着肚子赶路,再空着肚子回来,到家时,已是家家灯火通明。印象中最深的是那辆破旧的摩托车,只要听到父亲按喇叭的声音,我悬着的心才会放下,然后急匆匆去开门,那辆摩托车被吃力地推进院来,一股热气夹杂着浓郁的汽油味、尘土味扑鼻而来……

  只是,生命总是呈现出它的残酷、让人措手不及的自然规律。父亲的身体终究没有抵过岁月的侵蚀,终日操劳对健康的透支,以及对酒的嗜好,使父亲的身体出现了状况。一向健谈的父亲,突然闭口不语了,即使说话,也总是不知所云,答非所问。有时候他喊着你的名字,似乎想和你说些什么,却又很快忘记了。甚至是刚刚吃的什么饭,他也说不上来了。病得最厉害的时候,父亲常常独坐在角落发呆……记得以前每次回娘家,和父亲拉呱聊天时,你会感叹他虽年过六旬,却依然有着清晰的思维与独到的观点,甚至你还能看到他戴着花镜读书的场景。

  就像母亲说的,“人怎么说有病就有病啊……”母亲的话让我心疼,父母老了,我就是他们的依靠。住院时,我给父亲擦脸、喂饭,想起小时候,父亲也曾这样给我喂饭、擦脸,我就会泪眼模糊。每当我下午下班后去医院陪他们,思维已经很不清晰的父亲,总会喊着我的名字,重复着同样一句话:“早点回去吧,早点回去吧……”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使父母忘记了很多很多的事,他也会在潜意识里记着儿女的名字,挂着儿女的安全。

  记得以前我和父亲提议,等有时间一起去雪野游玩,父亲总说这一阵子怪忙,等忙过这一阵子再说。多少次,父亲经过雪野,却都是出发路过,从来没有抽出专门的时间去雪野玩玩,父亲也曾多次和我说起过雪野湖,眼神里充满了向往与期盼。

  这次生病之后,父亲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听话了很多。前段时间,我说去雪野玩,他连连答应,脸上布满了兴奋的笑容。这倒让我多少心安了一些,父亲虽然变得有些稀里糊涂,但这样可以少操心,少受累,也能让女儿好好尽尽孝心,父亲也能好好享享清福。那天天气极好,吹着山风,赏着湖景,品着美味,父母脸上满足的笑容让我感动,让我幸福。父亲过生日时,我给他买了一套ERKE品牌的运动服,到了家里,让父亲试穿衣服,父亲高兴地说:“怪得劲,就是太贵了。”想想过去,父亲整日在外奔波,哪里捞得着穿上几身干净合体的新衣裳?

  金色明亮的阳光洒在父亲的身上,勤劳的母亲忙着准备菜肴,不多时,房间里飘出了浓浓的香味,真想让这温馨、宁静的场面永远定格……

  我在心底默默地祝福,祝福我的父母喜乐安康,因为他们的平安,他们的喜乐就是接通女儿幸福的开关。

  作者:苏国英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