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十二岁了

2018-06-13 10:04: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李勇

  女儿十二岁了,这是何等幸福的事,从咿呀学语、步履蹒跚到落落大方、亭亭玉立,我的女儿转眼间长大了。

  女儿十二岁了,大高个,只比我矮一头,和她一起走路,她会学她妈妈一样挽着我的胳膊,乍一看真像我的小情人,弄得我既幸福又有点不适应,幸好女儿长得跟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和女儿有太多心灵相通的地方,我真的折服于遗传的强大,我们随便一个眼神就立刻读懂对方;我们说什么事也是一点就都明白了;我们看待问题的观点也颇为相似。很多时候,我俩心有灵犀的哈哈大笑搞得她妈妈都一头雾水。记得有一次,她妈妈让我们俩过马路回家,我们父女俩有说有笑,妈妈在马路对面看着我们,回家说:“看你们父女俩的背影那真叫一个和谐呀,我都嫉妒了。”

  女儿十二岁了,时光荏苒,我也老了,一次女儿弄着我的头说:“爸爸,你有好多白头发了。”我让她帮我拔掉,她说太多了,会拔秃了,一时间我们都伤感得沉默不语。女儿总是把我当她哥们儿,所以跟我说话的口头禅:“不是吧?大哥!”一次当着她外公这样跟我说,外公立即呵斥:“怎么跟你爸说话!”我和女儿相视一笑……我就一个女儿,我不宠她谁宠她?但是宠的后果是她经常“死皮赖脸”——— 刚刚严厉批评完,转过身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

  女儿十二岁了,一路走来非常不易,三岁以前的她体弱多病,出生四个月就因为支气管炎住院治疗,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她至少有三分之一还多的时间是在医院打针。人小血管细,往往是扎了手臂扎脑袋,扎了脑袋扎脚背,看着她痛苦的模样,我真想撸起袖子替她。我抱她去小医院,护士打不上,急得满头大汗,直说女儿皮肤黑看不到血管,只能到三甲大医院专业儿科。那段难熬的岁月呀,每天晚上看着她安静睡着,我都会长叹一声:今天终于过去了,人世间最大的无助莫过于孩子哇哇大哭你却不知道他们哪里不舒服。爷爷奶奶去世得早,女儿的婴儿时光是在外婆的怀抱里度过的,出生百天内,天天晚上“闹夜”,外婆抱着她满屋子晃,全家人陪着干着急,所以女儿跟外婆的感情非常深厚。因为白天没人带她,不到三岁,女儿便去了幼儿园,幼儿园的班主任吴老师对年龄较小的女儿格外照顾,走到哪里都牵着她的小手,以至于女儿直言不讳地喊“吴妈妈”。

  女儿十二岁了,我内心深处是觉得亏欠她的,我对女儿比较严厉,总是希望她比别人更优秀,因此各种批评甚至是体罚都是常有的,这样带来的结果是女儿确实是个乖乖女,非常听话,但也非常不自信。从一年级起她都不敢竞聘班干部,也不敢独自上台表演节目,我每次问她有没有信心,她都怯生生地说没有,这一度让我十分自责。专家说表扬出来的孩子自信,这话一点也不假,如果重新来过,我一定会多多鼓励、多多表扬她。

  十二岁生日的前几个月,女儿要求我们为她办一个大大的生日party,请很多人参加,我给她讲了这样做很不好的道理,女儿同意了,只要求请她班上的两个小闺蜜参加。直到她生日的今天早上,突然问我:“爸爸,给我买了什么生日礼物?”问得我心头一震,是呀,我应该给女儿买生日礼物,可我什么也没有买!虽然羞愧,但我没有当着她的面表现出来,我给她的理念是俭以养德,心里还是记着:我下次出差去大城市一定给女儿补上她喜欢的生日礼物。女儿喜欢郑秀妍,去年冬天我去上海出差,一天晚上她放学回家拿她妈妈手机给我打电话:“爸爸,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如果能帮我实现最好,不能也别批评我。”原来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郑秀妍在上海有一家服装专卖店,她想让我给她带一件衣服。说真的,我一个人在上海的南京路徘徊了好久,不买吧,真的不想让她失望,买吧,不希望她小小年纪就追星,最终还是没有买给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很失落,我也没敢再提起。

  女儿十二岁了,想想挺落寞的,因为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光会越来越少,马上的初中、高中乃至大学她大部分时间在学校独自度过。可她晚上睡觉踢被子、早上也总是需要喊几遍才能醒、衣服洗不干净、她的房间总是需要我们帮她收拾干净……最主要的是如果半夜醒来去她房间看是不是被子又掉地上了,而即将看到她房间里没有她,想着想着不由得泪眼婆娑。每次参加婚礼,看到别的父亲把女儿的手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里不忍地转身,我都禁不住流泪,因为我也有那么一天。因此,我时常心里矛盾:我希望女儿将来出人头地,留学国外;同时我又希望女儿没有出息,老大不小了还赖在家里“啃老”。

  女儿十二岁了,我在喃喃自语着……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