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怀是由委屈撑大的(三篇)

2018-09-03 11:39:00 来源: 鲁中社区 作者:

  小学时,常被一位女同学欺负,她妈妈在村里很泼,她遗传了她妈。有一次见我哭着回家,母亲就去找了她的家长一回,结果可想而知,在母亲的无奈叹息中,我决定在学习上超过她!小学毕业时,她没能考上初中,在对我们的羡慕中,她灰溜溜地回校“复读”。出于同情,我竟原谅了她,人在做天在看,真实的学习成绩,对她已有了惩罚。

  没有不委屈的人生,没有不挨揣的生活,唯有战胜唯有超越,委屈可撑大胸怀,伤痛可垫高眼界。

  我刚在论坛发帖时,曾被数次围攻,有网友骂我写得如何如何地烂,有网友说我写得如何如何地空洞无趣。对于骂我的话我不接不理,在沉默中默默努力;对于批评我的话我虚心接受,努力改变堆砌词藻的毛病,并对他们说“请允许我慢慢进步。”十年后,我所发的帖子呈螺旋式进步,那些骂我的网友早没有了影子,那些指点我的网友也不见了踪影,而我和我的帖子一直在线。

  哪个生活圈子没有歧视与欺凌?先接受这些歧视与欺凌,让自己的胸怀开阔,让自己的能力增强,远远地把他们甩到背后,他们想整你也够不着了。唾沫淹死的是不前进的身,流言击毁的是站不直的心。在实力上超过他们,在时间熬过他们,你就赢了。

  煎饼卷

  上学时拿饭,母亲常为我们烙煎饼卷,有芝麻馅的,有菜馅的。这芝麻馅的是焙好的芝麻,放少许盐,擀碎,均匀地撒在煎饼面,卷起来烙得黄而脆;菜馅的是白菜心和碾碎的花生,把二者炒熟,薄薄地摊在煎饼上,烙得脆而黄。我较为喜欢菜馅的,有菜有花生格外地香。带到学校后,我先吃菜馅的,再吃芝麻馅的,让一周的伙食搭配得富有知足。

  我仍清晰地记得,母亲坐在鏊子窝里烙煎饼卷的场景:被烟呛被冷风吹被湿柴为难被热浪侵袭,为了我们,母亲就那么忍着忙着期待着。可我的学业,只能是摊煎饼的水平,怎么也烙不出煎饼卷的深层香。

  成了尘世间的平庸客后,仍有阅读的习惯,仍有书写的冲动。于是铺开软抄本,一页页摊心事晒心扉。常被耻笑的烟呛出泪,常被偏见的风吹得瑟缩,常被挫败裹得透不过气来,也被枯坐弄得心灰意懒。我学着母亲的样子,隐忍着恪守着,也期待着。慢慢地,我能把字词组成段落了,我能把段落连成篇了。

  当练得拿出手了,我建立了博客,一小篇一小篇地“摊煎饼”;当攒够了勇气后,我用邮箱学着向纸媒投稿,零星发表的,是我烙出的煎饼卷——生活随笔是菜馅的,诗意意象的是芝麻馅的。

  淑女与绅士

  几年前,一位工友说另一位工友Q,Q想把女儿培养成淑女,因为Q的女儿学习好,考了一个好大学,且会弹钢琴。我在一旁说,像我们这般家庭,刚过温饱线,淑女是培养不出来的,当然,孩子的孩子是可以培养出淑女的。人说培养贵族需要三代人,培养淑女也该两代人吧。其中有位工友大力反驳,说这是偏见是偏激,我笑笑,不再答。

  所谓的淑女,不是学习好上个好大学就有女性魅力了,也不是会弹个钢琴就是琴棋书画了,这是仪容配搭、言行谈吐、行为习惯,家庭教养以及文化领悟能力等各方面的综合。平常人家的孩子,能做到“淑女一些”是蛮可以的。

  单位里有位开大车的司机,挣了不少的钱,一身的名牌,两手戴了好几枚戒指,一张嘴满是脏话,指甲缝里全是污垢,平时不是找三陪就是换小三,夫妻关系紧张,这不,在酒桌前,正把一口痰吐到了窗外。 这样的人只能是暴发户,想升级为绅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家碧玉与淑女不是一个概念,土豪与贵族不在一个档次。过去流行一句话,“我奋斗了十八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如今这句话已改为,“我奋斗了十八年,还是不能和你一起喝咖啡”,这里面差的不单单是资产,更有修为。接受自己的家庭出身,从自己开始,向淑女向绅士努力,做不了淑女成不了绅士,也许能做大家闺秀的奶奶或贵族的老爷爷吧。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