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一叠银杏叶,带去我的思念……

2018-12-18 11:23: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路玉萍

  爱上听蒋勋大师的《细读红楼梦》,始于他的语音语调极像我的叔叔,舒缓地诉说,平静地表达。每当听到蒋老师的讲述,我就想起叔叔,想问候叔叔、婶婶近来可安好?

  叔叔生长于高雄,按年纪算与我是同龄人,他是爸爸同父异母的弟弟,我的亲叔叔。

  爷爷在1947年春节后离开家去读书,一去便杳无音信了。

  42年后,也就是1989年春天,爷爷携二奶奶回省亲家,我们才了解爷爷过去40多年的经历。原来,爷爷就读的学校遭了战火,他随着同学们逃亡,混乱中和大家辗转到了台湾。后来,爷爷参加了国民党军队,由于有文化基础,被派往美国学习潜艇相关知识和技能,回台湾后,在高雄的“左营海军基地”服兵役。

  两岸消息隔断,生死两茫茫。爷爷不能独自生活,经人介绍认识了当地居民杨氏之女,就是我的二奶奶。

  二奶奶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太洒脱;二子太贪玩;三子从小懂事、好学,长大后性情温和、富有爱心。开篇所说的叔叔,是二奶奶的三子,我叫他三叔。

  从1989年开始,我就成了这边家里和爷爷那边联系的信使,家中的大事小情,由我向爷爷汇报,逢年过节的问候请安,也是我写信过去。爷爷有时自己写回信,有时嘱托三叔叔回复,因此这边的家人们和三叔的关系也最亲密。

  20世纪90年代初我读大学,那几年我家尤为困难:奶奶只能做家务;爸爸身体不好无法劳动;兄嫂结婚生子,忙做生意却不赚钱;两个妹妹上学;生活的重担压在我妈一个人身上。

  无奈之下,我向爷爷求助,我没有征求父母的意见,委婉表达了我们需要援助的意思。收到信后,三叔拜托他的朋友给我们捎来了一万多元人民币。

  一万多元钱,在20世纪90年代是一笔巨款,对我们家的意义太重大了。我读大学四年,总共花了自家一千元左右,但是,叔叔给的钱却给我们家提供了转运的底气,最受益的是我的两个妹妹,如果不是这笔钱,我家肯定供不起她两个都读大学。当时妹妹都小,叔叔对我们有恩,她们都不知情,我和父母也一直没有对妹妹讲,我一直都记在心里……

  2013年,爷爷90岁。父亲说要去给爷爷拜寿,经过几个月的准备,我陪同父亲8月7日到了高雄,8月8日是台湾的“爸爸节”。父亲和我都是第一次到台湾,本来以为叔叔们会和我们父女生分,但是毕竟血浓于水,我们相处得无比融洽,爸爸和叔叔五官很相像,三婶说我比两个弟弟长得更像叔叔的模样。叔叔们称爸爸“大哥”,按排行我应该叫汉叔叔“四叔”,可是习惯了,还是依旧称呼他“三叔”。

  三婶前几年到台中公司总部工作,周一到周五她在台中。这五天,叔叔带两个弟弟生活,他还是公司的业务骨干,所以忙得很。考虑到大家工作都很紧张,我和爸爸原计划陪爷爷待几天,只在高雄附近溜达溜达就回来,结果,我们到了之后,却受到了三叔和三婶周到的礼遇!叔叔婶婶为我们安排了详细的行程计划,并且请假一直陪同。

  8月8日,我们先游览了高雄市的几个景点:莲池潭、龙虎塔、眷村文化馆、高雄市立美术馆等,晚上所有亲人一起聚餐,庆祝“爸爸节”,为爷爷祈福。

  之后,三叔、婶婶,还有玉扬、翔和弟弟陪父亲和我去了日月潭、阿里山、垦丁等地。4天之后,爸爸觉得有些累,弟弟们也疲乏了,一直是叔叔开车奔波,他应该更累。我体力尚好,但是,说了善意的谎言,说体力不支,不出去了,在家休息,请叔叔和婶婶去上班。

  爷爷、爸爸和我在楠梓区范围溜达两天,又去了西子湾和旗津岛。

  几件我印象最深的事情:

  每次叔叔、婶婶和弟弟来爷爷的寓所,都是先给祖宗灵位和二奶奶灵位上香,之后再有其他行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在大陆这边没听说谁家会这样。

  台湾的垃圾分类要求严格,住宅附近没有垃圾桶,垃圾车晚上来收垃圾。8:40左右到爷爷家的楼下,一辆车装“不可回收”的,一辆车装“可回收”的。可回收的也要分类分装。比如:我们吃完蛋糕,三婶把塑料的蛋糕盘洗净奶油,放到一只收纳袋里,纸质的包装则放在另一只袋子里,准备投到回收车。

  台湾人都很安静,路上、餐馆、超市等,公共场所没有大声讲话的。去旗津岛坐轮渡,船上的人都很安静,相识需要说话的,也是窃窃私语而已。下午回来时,可了不得了,船上遇到大陆这边“安利”推销员的旅游团,唧唧呱呱,船上像炸了窝!对比太明显了。

  一周后,我和父亲依依不舍地回到老家,各自回到以往的生活轨道里。

  爷爷的心脏放有两个支架,后来腿脚也不太灵便,2016年秋西行了。

  2016年底,叔叔、婶婶和两个弟弟来大陆的老家,弟弟们第一次见到天然的冰和雪,虽然冻得耳赤鼻红,但都很兴奋。

  现在,秋已到来,不久就是冬天,两年不见,叔叔、婶婶可安好?两个弟弟是否长得更高了?那边无冬天,是否也无这样深秋?我要寄一叠金黄的银杏叶过去,请大家感受一下秋的绚烂,也捎去我对亲人们的思念!

  莱城区莲河学校 路玉萍

初审编辑:艾莱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