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悠悠寄何处?

2018-12-18 11:23: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李皓

  以往每年的农历十月初十,是我们兄弟仨挈妇将雏,从省内各地赶回老家为父亲庆寿的日子。然而今年却不能够了,因为我们的父亲永远地离开我们已有百天之多。再次匆匆赶回老家,我们所操持的只能是父亲的“百日祭”了。

  父亲生于1940年农历十月初十,年少时虽然与同时代人一样,因战乱而东跑西颠,受过不少苦遭过不少罪,但新社会新制度后,还是有幸进入当地学校读书得以高小毕业。正是凭着这一当时在农村来说还为数不多的高小文凭和一手好字,1958年,父亲被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相中而开始担任小学民办教师,从本村到学区,一干就是28年,直到1986年离岗,期间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并出席过全县教育战线先进代表大会。

  离岗后,虽然父亲能拿到手的“工资”不多,晚年生活平凡且平淡,但由于月月还能领到近千元的养老保障金,且子孙孝顺并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皆有所成就,所以父亲和母亲也就理所当然地被村民归于“幸福老人”之列。

  天天有肉吃有酒喝,幸福的生活幸福地过着,本想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父亲能陪伴母亲安享晚年,不料,两年多前的2016年农历五月初二,父亲因突患脑血栓而摔倒多次,幸及时就医而没留下偏瘫,但却因并发小脑萎缩,父亲从此变得像个孩子,时常拉尿不觉。

  民间一直有“老小孩”之说。父亲病后变成“孩子”了,我们兄弟三人并没有怪他,衣食起居也完全把他当老小孩对待。我们给父亲买了方便椅和手拄拐杖,教其大便自理。父亲连续几天不尿床,我们便高兴地为他竖大拇指。父亲饭菜吃得干净不剩,我们也当即给予表扬。每隔一段时间,我们还要像父亲待我们小时候那样,给其洗脚、洗头洗澡、理发、剪指甲。天气好的时候,我们还会陪父亲出去练练腿……

  在吃好饭保证足够营养的的同时坚持吃药,康复活动一直在进行中。就这样,患病半年多之后,父亲的恢复状况一直不错。当年的76周岁寿辰前夕,我们回老家给其祝寿时,父亲还高兴地出门迎接我们。生日宴上,父亲还高兴地戴上了寿星帽,并亲手切了生日蛋糕。我们回返时父亲也知道拄拐出门送我们。

  顺利地过了患病之后的第一个春节;来年的清明节,父亲还拄着拐杖陪我们上山给爷爷奶奶扫墓;又还算顺利地过了患病之后的第二个寿诞和第二个春节;到再一个清明节我们赶回老家为爷爷奶奶扫墓时,尽管一生爱看书读报的父亲还在拿着放大镜边查字典边读书看报,但他羸弱的身体,已无法再陪我们上山扫墓了。

  母亲吃了多少累,我们知道;儿孙求医问药多少次,母亲知道。

  实指望再一个金秋十月来临时,父亲能让他的儿孙们,再给他戴一次寿星帽,再给他敬一杯寿星酒,再能与他共享一席寿宴,不料,100天前的农历七月初三,父亲在患病两年零两个月后,在前一天还能正常吃饭的情况下,突然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走时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留下!

  匆匆赶回家,跪倒在父亲遗体前,我们当儿孙的嚎啕大哭!

  父亲,早知如此,我们不该在您患病后限制您喝酒;早知如此,我们该给您买更多更好的吃食;早知如此,我们更该在老家多陪您些日子!

  父亲,您出殡的那天,全村父老乡亲为您送烧纸;您起灵之时,您的儿孙披麻戴孝哭倒一片!

  父亲,身为中共党员,你生前曾经说过,我们家中共党员多,从爷爷辈起,就坚持不信神不信鬼不信邪。我也是中共党员,也深深知道党的纪律,但送您走的那天,我还是情愿什么都信,殡仪人员让我干啥我干啥,因为我觉得唯有这样,才能弥补我们失去您的终生遗憾!

  父亲,头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一直到九七,我们一个不落,全给您烧过了。今天是您去世百日,一杯白酒,几样吃食,供奉在您的灵前;燃几炷清香,烧几刀火纸,儿孙跪倒在您的墓前叩拜,愿您九泉之下一切安好,多听爷爷奶奶的话,永远做爷爷奶奶的“好孩子”!

初审编辑:艾莱

责任编辑:孙银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