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油条哥”的生意经

2018-10-18 14:49:00 来源: 网友供稿 作者: 岳增彩

  父母经营着一个油条摊,每天早晨都会有许多乡亲邻里来我们家买油条,父亲也会骑着摩托车到邻村走街串巷卖油条。或许是大家伙听他“卖油条喽”的吆喝声听多了的缘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街坊邻里见到他,便叫一声“油条哥”,一向随和的父亲,对这个外号自然没有拒绝。不知不觉间,“油条哥”和他的油条已经与大家天天见面有31年之久。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始终是全村起的最早的那一个,凌晨两点半他已是揣面揣得满头大汗,在母亲接替他的间隙,父亲又要跑去给炉子再加一锨碳,就是这样,父母日复一日地早起忙碌着,三十多年前是这样,三十多年后也是这样,他们一直默默坚守着属于自己的那份诚信和实干。

  1987年,父亲出行的工具还是一辆大金鹿,脚蹬子后倒即是后刹的那种,骑着它,“油条哥”正式走进了大家的视野,从此大家的早饭餐桌不再只是挂面、馍馍和煎饼。还记得那时候的农村山区依然是物资紧缺,以物易物还很普遍,特别是食品,比如拿地瓜干、豆子去换豆腐,拿酒瓶去换冰糕等等,油条自然也不例外,两斤多麦子换一斤油条,“油条哥”挣到的“第一桶金”就是一大兜麦子。还记得那时我的卧室里堆满了换来的麦子,最多时足足有3000斤,与麦子在一起,我儿时的梦里都透着淡淡的麦香。

  2000年,以物易物的时代已逐渐成为历史,家里面渐渐地也少了麦子的身影。父亲的大金鹿也修了再修直到退休,接替它上岗的是一辆“永久”,从结构上最大的区别就是后刹用手不用脚,和它的前辈一样,它也是一名钢铁战士,接下来的十年时间正是它伴着父亲走街串巷,为大家送去熟悉的味道。

  2010年,自行车的使命圆满完成,摩托车正式开启工作模式。随着出行方式变得更加快捷,“油条哥”也逐渐把业务拓展到了远一点的几个村,虽然不一定是天天到,但这些村里的乡亲们还是给父亲和他的油条竖起了大拇指。

  去年,闲聊时,父亲和我说起了一件小事:他在卖油条的时候,有一个年轻人买了五块钱的油条,身上没带现金,问能不能扫微信,父亲不懂微信,所以只好给那人记了账。目前,虽然支付宝、微信支付在农村特别是中老年人中还不经常使用,但父亲有意学习新技能,于是我给父亲换了一个触屏手机,并且教会了他如何使用微信和支付宝收款。尽管不常用,但学会了这项技能,“油条哥”再也不用担心手机支付了。

  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油条哥”的生意也做了整整31年。父亲常说:“一辈子做好一件事不容易,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足矣。”是的,31年间,虽然炸油条的方法已经变得越来越简单,可以不用再去熬眼,卖油条的方式也已经发展得越来越多元,可以不用再去吆喝,但是父母依然坚持着凌晨早起揣面醒面,依然坚守着“摆摊+走街串巷”的固定模式,似乎除了交易方式和出行方式之外,一切都不曾变化,就像它们曾经的模样。

  奋斗的路上,我们每天都在收获着幸福,一如每天都在和街坊邻里见面的“油条哥”。“油条哥”的生意经还在念,诚信和实干的故事还在书写,奋斗依然在路上。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